人性化不是“豆腐渣贴门对”
2016-07-23 23:09:19
  • 0
  • 10
  • 101
  • 0

人性化不是“豆腐渣贴门对”

——由邢台水灾引发的思考

“人性化”的提法大概从结束十年“文革”动乱后的改革开放起就有了,与引进日本的“全面质量管理”有关。至于中国大陆是否做到了“人性化”则另当别论。这是关于“人性化”的初浅考证。事实上,考证与否关系不大,因为作为人所涉及的所有的一切物事其实都与人性有关,除非当事者不是人。至于“豆腐渣贴门对”则是民间俗语,用在这里,是想说“人性化”不是一句口号,并非说出来好听;或者是说给别人听让别人相信自己并不信;或者是为着某种政治需要为自己扮酷,只有某性没有人性。

中国大陆人——现在我每写“中国”必要加上“大陆”后缀,以区别于中国台湾。因为事实告诉我不能不加。否则不符合“一中各表”的政治主张,否则政治帽子就会铺天盖地而来。——不知从何时起,思维方式被引上一条“贴标签”、“概念化”的路径,而这思维几乎成为大多数中国大陆人的自觉不自觉行为,无论公知、愤青,还是左派右派;也无论是商界精英还是普通打工者,或者无论是有相当学识的知识精英(或意欲做启蒙思想者)还是普通民众百姓,都或多或少地存在。

比如说当某领导找下属谈话时会说他“代表组织”,而另一些领导会在大会诸场合又说他“代表人民”。说到南海争端时,大多数中国大陆民众反而认为是国与国的事,尽管他们高呼“爱我中华”的口号。总之,领导愿意当“代表”,民众愿意被“代表”。当然也有激进人士说,“组织”也好“人民”也罢,都只是一个政治词汇,甚至说它们是虚幻的,看不见摸不着,语气中带有调侃轻蔑的意味。但是在我看来,问题不在这政治词汇本身,(中国大陆人喜欢玩概念,或者因为不敢触及敏感实质而不得不玩概念,由此亦可见一斑。)因为不管是专制社会还是民主社会,“组织”总是有的“人民”也总是有的,只是表述不同。问题在于领导你是如何成为 “代表”的?如果你是比你权力大的人任命或者你自称,那就不能“代表组织”;如果人民没用选票选你做“代表”,你就不能“代表人民”。这是非常浅显的道理,也是可以称为“常识”的东西,这个是人都懂,否则你就是强奸组织强奸人民,你就是在犯罪,而作为“组织”或“人民”就是在纵容犯罪。所以有人看到种种说“这是一个罪恶的社会。”似乎并不为过。

政治是这样,文学也无不如此。我很认同德国汉学家顾彬的见解:中国作家(这里又要特指“中国大陆作家”了)的写作只见故事不见人物。他建议“中国作家最好二十年后再写小说”。尽管这建议有些绝对,但是不能不令人深思:“这是为什么呢?”某一天我突然明白:这是由政治国度的人性的“政治化”造成的。或者与中国大陆一直提倡集体主义,批判个人主义有关?

好,现在说说眼下邢台水灾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其实“信息不对称”问题在中国大陆已经司空见惯又见惯不怪。比如南海争端问题信息对称吗?暴力强拆导致活埋妇人事件、“709”律师维权被羁押事件以及雷洋、魏则西事件等等,信息对称吗?如果不对称,问题出在哪里?——我们不少人认为是媒体是某组织造成的。包括一些善于做文章并经常露脸的写作高手们都会说,是媒体没有报,是某文宣部门不让报,或者是网站删帖。正如有些文思敏捷、写作勤奋,但往往其文章会被“加密”“删帖”甚至其公众号被“封号”一样,他们大多也都认为是某网站的责任。

——顺便说一下,“加密”“删帖”“封号”等行为,无论是指示者还是执行者,本质上都是一种犯罪行为。此乃另外话题。本文不赘言。——

上述统统的一切,都是惯性思维作祟。因为当你静下心思考“信息不对称”问题,认为是媒体没报,某网站删帖,某部门失职的时候,会不会觉得就像前面说的“代表组织”“代表人民”一样,如风一般看不见又摸不着地飘来荡去?而由此造成的所有问题又都像风一样来无影去无踪,你也永远无法阻止它“飘来荡去”?正如反体制人士往往会把中国大陆一系列社会问题都归结为体制弊端造成的一样,最终你仍然解决不了体制弊端问题。因为你看到的只是媒体、网站、部门、体制(包括制度)等等物化(或泛化)的东西,而没有或很少去追问其背后的人在起作用。这就往往造成逻辑混乱、思维模糊。我想,如今资讯自媒体如此发达,人肉、定位等等功能如此强大,对于所有事件背后的人等,为什么不能予以暴光?就如同银行信用记录一样,尽管你可能再异地做官,甚至高升,但是民间早已把你记录在案,记录在黑色档案里。也就是说你人性中丑恶的一面将跟随你一生直到死。如此我想,巡视组们将不必那么辛苦,也不会有人担忧老王身体了。

因此,当我们透过“组织”“人民”这层光鲜的表层,以及“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表面,会惊骇地发现,都是那个有“代表”身份的人、那个“信息不对称”的背后制造者在利用手中的权力假“组织”“人民”的名义以行(或满足)个人的私欲。这个“私欲”当然包括宣示权力、保住权位、谋取钱财,或者僭越更高权位,或者胆怯偷生、保住饭碗等等。

现实社会中,我们往往最容易对司空见惯的事物见惯不怪、习以为常。谈人的问题其实是最司空见惯的事情,又最容易被人们在日常行为中所忽视。这个“忽视”便会导致人们欠缺对现实客观拷量对历史真相拷问。比如你如果对历史比较了解,就会想到如此问题:哪一次历史事件不是人在起作用?无论是进步或是倒退。纵深说:中国历史上多次农民起义之后的改朝换代,后来的推翻帝制建立中华民国,以及中国大陆的各次政治运动;横向说:哈布斯堡帝国与奥斯曼帝国的战争、一二次世界大战的挑起与结束,以及后来发达国家实现民主制度,等等等等。

事实上,欧洲启蒙思想运动就是从突破宗教对人性的禁锢开始,正是休谟通过其《人性论》等对人性全面探究然后对后世尤其是对卢梭、康德产生了重要影响,从而真正推动了欧洲思想启蒙运动,乃至于对结束欧洲君主专制社会走向现代民主社会都发挥了巨大作用。因此,就目前中国大陆社会的体制问题,如果不把其背后的人的问题弄清楚,人们就还将永远在这里绕圈子,再过一百年还是难以摆脱中国大陆社会的“周期率”。

说到这儿,让我们再回到前面说到的“人性化”问题上来。当你把现实社会中所有的问题都归结到“人”的时候,思路就清晰了,眼睛也明亮了。比如说再大的领导他也是人,他也有七情六欲;再比如眼下的邢台水灾,邢台主要负责人是谁?为什么不提前做好灾情预警?邢台各相关部门主要官员是谁?为什么不考虑到用微博方式在夜间是无法通知到具体泄洪区村民?等等。再比如什么媒体不报?这个媒体的主要领导是谁?

总之,除了通过媒体(当然包括自媒体)的客观报道事件之外,我们都应把着力点放在追问人而非围绕事件本身,或泛泛谈官员不作为等方面做文章,都应透过一个个事件落实到具体人,用强大的GPS定位到这个当事人,并记录在罪恶档案里。如此,中国大陆的“人性化”才不至于“豆腐渣贴门对——两不粘”,才不至于是官方的口号和标签,中国大陆人才能真正叫做人,中国大陆的事情也就好办得多。

你说呢?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