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改成败,谁最有发言权?
2016-07-24 16:50:50
  • 0
  • 10
  • 130

医改成败,谁最有发言权?

---献给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和卫计委之一


? ? ? 今年6月1日中国外长王毅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与该国外长迪翁举行的联合举行记者会上,当一名加拿大女记者向加外长迪翁提问中国的人权状况时,王毅迫不及待地抢答:“最了解中国人权状况的不是你,而是中国人自己,你没有发言权,而中国人有发言权”。

? ? ? 昨天《新闻联播》播发了一条信息,称“世卫组织等国际组织高度评价中国医改成效”。

? ? ? 按照王外长的理念,中国的医改是成?是败?最有发言权的“是中国人自己”,而不是任何国际组织。更准确地说,这个“中国人”,不是在五星级或八星级病房中小病大养、无病休养的高官,而是挣扎在看病难、看病贵、因病致贫、小病硬抗、大病等死的地雷阵上的弱势群体。

? ? ? 包括世卫组织在内的各种国际组织人员到中国来,基本上都是走马看花,甚至“跑马看花”。不接触病人、医生、药厂、药商,不进行“望闻问切”,有什么资格“高度评价中国医改成效”?

? ? ? 然而,这些洋人摸透了中国政府极端好面子的心理。就像鲁迅在其《立论》中说的:

? ? “一家人家生了一个男孩,合家高兴透顶了。满月的时候,抱出来给客人看, ——大概自然是想得一点好兆头。

? ? ?“一个说:‘这孩子将来要发财的。’他于是得到一番感谢。

? ? ? ?如果说了真话“这孩子将来是要死的”,必然要得到一顿大家合力的痛打。

? ? ? ?其实,那些给中国曲意逢迎、投其所好的国际组织中的“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并非是与中国肝胆相照的诤友,而是别有所图的国际政客。

? ? ? 被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前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在因为国际奥委会的经费捉襟见肘,想到“没有一个国家的政府,能像中国一样以国库支持奥林匹克运动而不计较得失”从而在他的遗嘱中说:

? ? ?“……当听说北京郊区的农民用豆浆和牛奶灌溉蔬菜提供给各国运动员的时候,中国的热情足以让任何人感动。

? ? ? 多达800亿欧元的资金被投入奥运会场馆建设,尽管这个国家人均年收入还不到1000欧元……奥运会举办期间,连最偏远的数千公里外的县城都实行交通管制……

……为此我郑重向国际奥委会建议——将中国确立为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永久举办国,只有这个国家能排除各种杂音,能够把全部的钱投入到奥林匹克运动中,并享受由此带来的国际荣耀,我很高兴得知,罗格先生已经表示愿意倾听我的意见”。

? ? ? 如果萨马兰奇的如意算盘得逞——中国确立为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永久举办国,中国将成为国际奥委会的一台自动取款机。

? ? ? 把话再返回到的中国医改。

? ? 《南京晨报》7月12日A03版由记者戚在兵、盛文虎报道了一条信息,指出:南京医改实施8个月,医疗服务价格半年涨了22.4%。大陆所有的的媒体都“姓党”,都是以发挥 “正能量”为第一要务,以弘扬党和政府的成绩作为主旋律。再则,统计局的统计数字,其可信度你懂的。因此,这个“22.4%”,显然是经过“瘦身”的。

? ? ? 自去年6月1日,药品价格放开以后,许多药品就像脱缰的野马,价格上涨了数倍、数十倍,甚至百倍。


? ? ? ?前不久,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和卫计委联合发文对新一轮医改提出指令性意见。其主要内容为降低药价,提高检查、诊疗、手术等费用,以体现医务人员的价值。一降一升,病人的总体负担不会增加。

? ? ? 周恩来在论述蒋介石时说过这样一段话,看看他的过去就知道他的现在,看看他的现在就知道他的将来。这话用在发改委、财政部和卫计委身钱上,是再确切不过了。

? ? ? ?虽然毛泽东的“阶级斗争要年年讲……”等奇谈怪论荒诞不经,但当年对“城市老爷卫生部”的尖锐批评还是十分到位的。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看病难、看病贵、因病致贫,比起那个年代越发严重了许多倍。因病致贫、小病硬抗、大病等死的群体在日益扩大。河北农民郑艳良因右腿坏死无钱医治在没有任何消毒和麻醉措施的情况下而“痛下杀手”,用木工锯锯腿自救。锯腿自救虽然是一个案,但大病等死的在华夏大地上每年何止万千?

? ? ? 中国国民遭受如此悲惨的遭际,盖源于一是政府投入严重不足(在世界排行榜上甚至不如某些非洲欠发达的国家);二是由于社会公平正义的严重缺失,每年卫生事业投入的大头被少数高官挥霍掉了。各省市自治区的顶级三甲医院的五星级以上病房内躺着多少小病大养的高官!《新京报》曾经报道过的某副省级高官住了一个月的院,医药费竟花去了300万元之巨。这种本应该使人触目惊心的新闻,竟然引发不起一点点小小的涟漪。这说明特权阶层对社会资源掌控和占有的无孔不入由已成为新常态,已经吸引不了人们的眼球。占全国人口比例极少数的高官们用去了医疗卫生费用的大头,留下给亿万民众的,只可能是一点点残羹剩饭了。

? ? ? 博主恰好在国家三部委的“降低药价,提高检查、诊疗、手术等费用,以体现医务人员的价值。一降一升,病人的总体负担不会增加”的新医改政策出台后住进了一所省内堪称第一的三甲医院。住进去才6天,就花去了1.5万元左右。要知道,博主患的并非大病、重病或疑难杂症,也不用动手术(现在还能敲键盘打字)。每天药费达1400元左右,其中用于打点滴的不知是什么“仙水”、“圣水”,竟达1300元左右。

? ? ? 其实博主是少见多怪。入院后二三天得知,博主每天付出的医药费比起同病房和左邻右舍病房病友的医药费,只是一个“起步价”。

? ? ? 两人间的病床,每天床位费150元(并非病人自己的选择,而是完全听命于医生的安排)。其实这种病房远比不上干部 病房的豪华和气派,只不过卫生间内安放了一个大浴缸而已。南京市医保规定床位费最多只能报销30元。如果住上30天医院,仅病床费一项,就要自贴3600元。对低收入群体,那只有把嘴巴缝起来不吃不喝了。

? ? ? 过去,无数事实证明,所谓“改革”就是涨价;“放开”就是翻番、翻几十番地涨价。因此民众把国家发改委称之为“涨价委”,绝非冤假错案。

? ? ? 至于财政部,同样“看它的过去就知道它的现在”。

? ? ? 今年开年第一天,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就给全国退休职工送了一个“大礼包”——研究实行职工医保退休人员缴费政策。

? ? ? 如果部长大人的“研究”一旦进入实质性程序,那全国7200万原来不需缴纳医保费就可以享受医保待遇的日子就成为“最后的晚餐”了。

? ? “涨价委”、“城市老爷卫生部”,加上把眼睛死死地盯着全国7200万退休老头、老太那点只能维持苟延残喘活命的退休金的财政部,又来对新一轮医指点江山了,咱老百姓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 ? ? 医院的药品虽然不再加价,不搞以药养医,但医院仍然通过病人使用的药品吮吸着病人的血汗。最典型的就是同样疗效,甚至药品名称相同,仅仅商品名称不同,医院用最贵的,而不用廉价的。例如高血压患者最常用的苯磺酸氨氯地平片,商品名称为络活喜的每片(5mg)近7元,而商品名称为兰迪的每片(5mg)只有2.1元。医院给病人服用络活喜而不用兰迪。

? ? ? ?铁证如山的证据,不仅不是个案,也非冰山之一角,难道还不足以说明中国的医改是个什么东东?

? ? 既得利益集团的特权不除,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改革,包括医改在内。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