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中国未来靠什么打败美国?|共识头条
2016-07-23 15:01:43
  • 0
  • 43
  • 401

作者:陈平

来源:共识网

中国未来靠什么打败美国?

陈平

我现在简单的讲讲我们未来怎么办。

警惕空想资本主义理论误导中国的改革发展:检讨斯密、哈耶克、科斯对国内经济学界的影响

第一是斯密。前面已经讲过,他的“看不见的手”不足以协调国际分工,他鼓动追求的“国富”,不只是经济效益的竞争,而是包括政治、军事、金融等手段争夺的权势。斯密希望政治和经济分离,资本主义可以避免殖民主义,被历史证明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第二是哈耶克,他写的《走向奴役之路》在反对凯恩斯的名义下反对任何社会主义的经济干预。中国现在的经济下行,可以看到哈耶克的影响。国内的媒体经济学在金融危机还未结束之时就大反中国的四万亿财政刺激政策,反对大政府,反对凯恩斯。重新高举哈耶克对凯恩斯的批判,有道理吗?没道理。

哈耶克的预言也没有被历史证实。西方推行凯恩斯政策的结果并不是产生什么可怕的奴隶社会,而是产生骄奢的福利社会。中国现在不少人羡慕福利社会,不愿意做辛苦的工作,但要越来越高的福利,要向欧美靠拢。福利社会最大的后果什么?老百姓不干活了,尤其受过教育的妇女不愿意生孩子,才会人口老化,依靠外来移民干活。移民反对平等的待遇,加上西方整体竞争力下降,债务危机加重,年青人失业没有希望,才会出现目前的难民危机。哈耶克预言凯恩斯政策会导致通胀,事实却是西方陷入通缩,说明西方经济增长的前景渺茫,西方高消费高福利加高军备的路是不可持续的。

主张自由化的理论基础是科斯的交易成本理论。科斯认为政府监管,一定增加监管成本。但是他不承认如果放松监管,增加投机空间,更增加了社会成本,也就是实际上的交易成本,造成严重的金融危机。我们过去几十年传播的西方主流经济学,只讲市场有利的一面,否认市场不利的一面,只是片面的均衡理论。在开放竞争的非均衡世界,本质是空想资本主义。在西方也从来没有实现过。今天应当全面检讨。

如何提高科技创造占领国际分工的制高点:把好的大学多数设在乡村和小城市

既然工业革命以来的国际分工不是平等的,中国能不能改变鸦片战争以来被动的赶超西方的格局,占领世界制高点呢?我认为可以,但是要以己之长攻彼之短,照抄西方是不可能超越西方的。

中国现在学美国的激励机制,给高薪、给房子,最多能招点海归回来。但是沿海城市的高房价,连海归都吸引不了多少。美国二战后占领科学制高点,不是只靠自己的知识积累,而是靠二战后大规模接纳数以万计和十万计的欧洲的科学家。为什么美国能吸引全世界的人才,而我们还不足以吸引海归?因为美国好的大学多数设在乡村和小城市,地价非常低,可以让科技人才专心研究。所以美国战后差不多十年之内就把一个相当落后的科学教育系统变成世界上最好的教育系统。

招才引智化解房地产泡沫:选三线城市乡村,建十几个“中国的剑桥”

我的建议,各地以前大搞的靠招商引资应该退出了。新的发展方针应当是招(人)才引智(慧)。中国现在钱有的是,才会有大量投机资本炒房地产、炒期货、炒古董。大片的工业区,有世界竞争力的企业不多。为什么不招才引智啊?如果在中国生态良好的内地三线的小城乡村,建设十几个中国的剑桥,吸引全世界的一流人才来工作生活,中国何须发愁科技制高点?历史上英国剑桥、德国哥廷根大学都在小城市,但是出了多少科学家?剑桥旁边就是牧场,生态和学术环境比中国现在的北大、清华、人大好的多。如果在小地方设好大学,中国的学生是世界上最好的,中国的中医养生又是比西方医疗更好的保健,足可以在一代人的时间内,把全世界最好的科学家都吸引到中国工作,还不能掌握世界科技制高点?

现在西方的经济危机让世界一流大学都养不起科学家了,所以全世界的科学家都愿意到中国访问,开辟第二战场。可惜中国好大学都在大城市被高房价套牢,只能请科学家吃顿饭,做个讲座就回去,没钱把他们留下来长期合作带中国学生。如果中国政府能全面规划,选几个点建新的大学,十到二十年之内,中国有望成为世界科学中心。

调整大学布局,可以带动中国的结构调整。中国把好大学往小城市和县城移动,北京上海的高房价就会自然缓解。因为所有的高房价都是学区房,全世界都一样的。好学校都往乡下移,好医院跟着移,干休所也跟着移,中国就能成为和谐社会,沿海和内地共同发展。这样大的结构调整,不可能靠市场的价格机制调整,只能靠政府的长期远见规划调整。

划出政府三分之一收入:组建十几个综合性的大学基金会,占领科技-产业-营销的制高点

多年前复旦大学史正富有个很好的建议,可以把国资委属下的几百个国有企业划分为十几个大学基金会。把中国特色的“国有”改变为“国际接轨”的“社会所有”,可以在现有国际规则下突破西方用不给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加给中国国企进军西方市场的障碍。

一个可操作的办法,就是组建十几个竞争性的大学基金会,北大、清华、科大分别主导几个产业的整合。大学基金会搞竞争不搞垄断。清华搞汽车,交大也可搞汽车。我在美国念书的德克萨斯大学为什么搞新科技那么厉害,就是德克萨斯大学的大学基金会,资产规模州立大学第一。德州政府办学划拨给学校大片土地作为资产经营,校产土地上发现石油,租给石油公司经营,学校用租金支持科研。德克萨斯大学所在的奥斯汀号称“硅丘”,超过加州的“硅谷”成为美国高科技新的中心,恰恰因为政府赠与大学的土地租金,不是拿来炒房地产,而是养科学家从全世界买人才,我们家旁边就是星际大战的实验室。哈佛的大学基金会在私立大学第一大,才能买全世界的人才。

中国政府是世界最富的政府,就因为中国的土地在中国政府手上,可以划拨三分之一给大学基金,三分之一给社保,三分之一留给政府,占领科学制高点和保障全面小康不就两不误了,不比搞什么金融自由化强得多?

军事建设以逸待劳掌握主动权:慢打散打,还是谈谈打打,得我们说了算

军事上美国只有局部的技术优势但是长远的经济颓势。美国航母在中国南海炫耀只是虚张声势,航空母舰每天开动要烧多少钱,日本出动飞机军舰到钓鱼岛海域也是在烧钱。美国日本在中国近海耀武扬威有什么了不起,正好帮中国海军空军练兵。我时不时派几艘军舰几架飞机去争议地区绕几圈,引得你大批飞机军舰出动烧钱,我则以逸待劳,看谁耗得起?你把钱花在巡航上越多,花在军事科技和基础建设上的资金就越少。在我的近海惹是生非,主导权在我们手里。慢打散打,还是谈谈打打,得我们说了算。军事战、经济战、金融战、信息战要协同作战。

请注意,日本政府三分之一的预算靠发债。美国搞量化宽松,如果中国和中东产油国不买美国的国债,美国的金融系统就要出危机。中国和美日的海洋冲突的胜负,不取决于军事技术,而取决于经济和金融。这次美国大选,美国两党都明白美国经济和中国经济的竞争输在基础设施上。美国缺钱,钱烧不起,美国经济给世界警察的角色拖垮了,早晚会同中国、俄国求和谈判。

中国占领金融制高点的三个“阳谋”:大学基金会、影子期权、中国主导的人民币国债市场

我今天讨论的事情都是公开讲的“阳谋”,不是“阴谋”。我多次在西方智库的研讨会讲,美中欧合作才能走出金融危机,拯救全球化。要搞对抗,全世界的市场一定“三家分晋”,中国主导的东亚经济区会超过欧盟和北美,因为东欧、非洲、拉美,甚至美国西部都愿意和中国经济合作。美国的军火工业集团没办法阻挡中国大市场对各国资本的诱惑,因为美国和日本的跨国公司在中国的利润超过了在美国本土的利润。

如果中央能考虑我们的建议,我认为五到十年左右中国就可把世界金融制高点给占了,主导世界资本的流向。

我建议中国对付美元霸权的办法有三招。

第一招,就是前面建议的大学基金会,用科研-产业-营销-金融的整合体制占领制高点,不受国资委目前保值增值短期目标的限制,就能破解美国金融兼并德日核心企业的旧招。

第二,用影子期权破解美国石油美元在大宗商品交易中的金融垄断地位。大家要想一个很简单的问题:美国现在称霸世界的 经济实力从1971年开始就动摇了,凭什么继续掌握金融的制高点?因为他掌握着石油美元的定价权。中国人要买石油,石油交易拿美元交易,他就掌握石油美元和大宗商品的定价权。各国相信美国国债不会赖账,用美国国债来保值增值。美联储加息减息,就能控制国际资本的流向。美联储选准时机减息,美元贬值,就把中国借给美国的外债蒸发掉一部分。人民币升值10%,就蒸发掉10%美国的国债,代价是美国资本外流。然后美国再选择国内时机加息使美元升值,引发国际资本回流,打压中国的股市。美国资本借机把中国的股市抄底,又赚了中国和新兴国家一大把。美国玩儿什么游戏?控制国际资本的流向。如果美国经济持续不振,美元动摇怎么办?金融资本流动有两个规律:要么流向高回报的经济增长区,要么流向低风险的经济安全区。

美国经济竞争不过对手,就在对手周边敏感地区发动战争打击对手的信用。如果竞争对手是欧元,就发动中东战争、巴尔干战争、东欧战争。如果竞争对手是中国,就在朝鲜半岛、东海、南海制造矛盾,打击人民币,马上国际国内资本就逃离去了美国。

国内金融界的本本主义者只会跟着美国的指挥棒跳舞,美国说中国消费不够,国内的媒体经济学就呼吁拉动消费。美国说人民币该升值,媒体经济学家就心虚地承认人民币低估,最多辩解说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得慢慢升值。我觉得,中国完全可以破美国的招。问题很简单,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大宗商品进口国,但是没有定价权,定价权在美国伦敦的金融寡头手里。

为什么中国不直接和资源出口国交易?因为中国不知道直接交易如何讨价还价。卖方永远希望出口价格抬高,巴西铁矿炒高当时看来合算,等中国经济放缓,铁矿价格跌下来,他才知道他也大亏。真正长远的合作共赢之道,中国要跟资源出口国建立长期互利的一个分利也分损的合作关系。

怎么分?金融有现成的工具,金融衍生工具可以拿来投机,也可以拿来协作,叫影子期权。你们知道如何操作?石油国愿意卖,中国愿意买,但是价格谈不拢。买俄国石油天然气也有类似的价格博弈问题。原因是什么?双方都想博弈捞利。咱们既然是长期交易,不如合作分利。比如我们按过去十年的历史价格平均得到的油价50美元一桶,双方协商一个合理利润浮动空间,比如在均价基础上浮动10%。如果涨10%,卖家赚,跌10%,买家赚。超过10%的部分我们分。赢家把超额部分回吐一半给输家,反过来我损失时,赢家倒贴他损失的一半。你要是巴西或俄国总统,你干不干?当然干。但是你不能跟期货的散户谈判,要跟国家垄断出口商谈判,因为国家才有经济合同的连续性。如果中国和一个个资源输出国建立直接交易的长期合同,绕过美国的金融中介,不需要石油美元,美国的金融霸权就削弱了一半。

第三,建立中国主导的人民币国债市场,破解美国国债的霸权地位。现在西方国家最大的经济问题是什么?就是荣国府欠债太多,要问刘姥姥借钱。怎么可能呢?因为刘姥姥他们家勤奋,存钱。荣国府花没了,就发债,中国手上拿的都是美国的白条。美国一旦还不起债,中国人的积蓄就灰飞烟灭。你们看世界银行加冕的高收入国家,希腊、西班牙、意大利这些富国家都负债累累,国债发不出去只能高息借款,将来换不起,国家也会破产。而日本欧洲的富国增长无望,国债的利率从零到负,美联储也在考虑负利率来刺激经济,因为量化宽松不起作用。资本市场为什么还买?因为投资股市的钱将来赔的比负利率的国债可能还多。现在的怪事是欧洲日本发债利率是负的,美国差不多是零,中国民间融资却是高利率,导致经济下行。

中国在国际上可以发低利的债,1%的利息就比美国国债高,为什么中国国内还有融资难,融资还要10-20%的利率,不是糊涂吗?当然,过去国内企业借美元日元债,人民币贬值就增加融资风险。为什么不发人民币的债卷融资?

中国金融的大机遇在哪里?我们可以把中国长期的基本建设,比如说西水东调、高铁、电站的投资变成人民币的长期债卷,开放国债市场,让谁买?不让投机人买,让世界各国的养老基金买。美国的大公司,什么通用汽车公司、通用电力公司,已经没有核心股东了,保护产权是空的,因为散户不关心企业的长远利益,只是追涨杀跌。谁是西方大公司最大的股东?退休基金会、养老基金会。美国2008的金融危机,股票市场蒸发一半。通常养老基金为了保值,还有一半资产会投在美国的国债和地方政府债券市场。现在国债收益率几乎是零,还走向负值。所以西方福利社会的金融基础岌岌可危,处在破产边缘。

现在西方政客鼓动蓝领工人工会反中国,理由就是中国出口的廉价产品把西方的制造业和福利社会打垮了,所以西方的工人阶级非常恼火,现在特朗普得的是蓝领工人票。习总说中国要提供一个国际社会的中国方案,中国方案是什么?我现在给大家建议一个。我们中国发行的人民币国债,可以当世界各国福利底线的救世主。你买我的长期建设国债,利息低、价不贵、好处是没有风险。因为中国政府不会破产,中国老百姓最勤奋,中国土地都归中国政府,中国政府是世界上最有钱的,中国政府公信力世界第一,说到就能做到,中国开工项目绝对如期建设,别的国家修高铁,私有制征地就征不下来,基础建设项目会撕裂两极分化的资本主义社会。中国修高铁,修电站,都行,因为全民分利,当然拥护。发低息的人民币长期债权,人民币自然国际化,不需要全面开放资本账户,挡住西方的投机资本。美国、欧洲、日本的养老基金和退休基金不受政府地缘政治控制,自己独立操作的资本都会买中国的国债,因为没有更好的竞争者。如果西方老龄社会的稳定绑在大中华经济区的战车上,一小撮军工寡头还跟我中国打什么仗?你不是傻到要掘自己的金融坟墓?要不了多长时间,中国就是金融世界的老大,你们觉得能做到吗?

结论

我就讲到这里。我的结论是,要看清中国和世界的未来,我们必须要站在斯密的肩上,打破斯密的幻想,占领科技工业军事和金融的制高点,尤其重要的是科技和金融的制高点,中国的工业就能超越资源限制,往全国世界发展。我相信快的话,5-10年,晚的话10-20年,中国可以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统一,走出太平洋。如果美国要跟中国对抗,你建你的北美经济区,我建我的大中华经济区,世界三大经济中心,欧盟在缩小,早晚欧洲会向亚洲靠拢,北美的经济区在分裂,拉美国家心向中国,美国的太平洋西岸也拼命发展中美贸易,不但南美,中美州是中国的伙伴,我相信美国西部和南部,包括加州、德州都愿意跟中国当伙伴。想和中国搞新冷战的只有美国东部那几个反共老州,让他们试试看,有没有办法跟中国对抗。这次连纽约出身的特朗普都声言准备跟中国做经济交易了。我等着美国的共和党有朝一日会提议废除美台条约,换取中国钩消几千亿美国国债。这点钱对中国是小意思,比玩金融自由化的游戏代价小得多。可以考虑考虑。

谢谢大家。

(本文系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陈平在中信大讲堂中国道路系列讲座第13期的演讲。以上为节选)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