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题字,权力膜拜与书法炫耀的利益苟合
2016-07-23 23:28:19
  • 0
  • 2
  • 103
  • 0

文|冯相军

最近,湖北武汉女子陈艳因为家庭纠纷撕毁自家公司办公室里挂着的原副省长的题字惹下不小的麻烦,他丈夫的亲友向公安机关控告她毁坏公司财物,公安机关还就立了案,并委托物价部门对原副省长题写的“湖北省户外广告商会”的书法进行价格认定,鉴定价格为5.0879万元,遂立下刑事案。事主陈艳在被拘捕54天后因侦查期限届满转为取保候审。

我无意关心原副省长的书法题字被认定为5万多元究竟是看在艺术的份上还是看在权力的份上。我关心的是,昔日的副省长,卸职后凭借自己的本事担任了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与湖北省书法院院长,受邀为公司题字名正言顺,既不是利用副省长公权力的闪耀光环,也不是徒有虚名地涂鸦一场,毕竟,人家是国字头的书法家、作家、摄影家,圈内身份显赫,艺术造诣深厚,可为什么物价部门对于这般珍贵的艺术精品仅仅估价5万块呢?为什么在记者联络的时候又避而不见呢?

官员题字的癖好由来已久。在古代,不论是皇帝还是文人,一般都具备知识分子书法精通的必备技能,或者说,这是为官入仕的敲门砖。当下,官员职责不在艺术造诣而在执政为民,所以,国家有制度规定要求官员不得擅自题字,即便自己真有两把刷子可以写出拿得出手的一副好字。但有些人还是忍不住要展示才华,要题写铭牌,要在权力的位子上映照艺术的光辉,于是,正如我们司空见惯的那样,学校、广场、店铺、桥梁等等地方,都留下了不少官员的墨宝真迹,如同一块响亮的招牌,发挥着难以想象的商业价值。遗憾的是,那些曾经熠熠生辉的书法题字,随着官员落马和权力回收,也一同被拆被抹继而扔进垃圾堆,生怕掩之不及生出事端。

官员的书法,结合了权力和艺术的双重元素,自然可以有广阔无限的市场开发空间和权力变现途径。对于官员来讲,别人看重的是自己的书法,是对自己艺术水平的认可,为别人题个字书个牌也是充分发挥自身价值为人民服务,貌似也合情理,所以便可欣然题字挥毫泼墨。对于谋求官员题字的人来说,字在其次,权在其首,有省部级领导的字可用决不用厅司级领导的字,至于字的艺术水准,在所不问,如此一来,既可以名正言顺地给领导搭建施展才华的大好平台让领导的真迹广为流传名扬天下,也可以理所应当地给领导象征性的润笔费以表崇敬之情感谢之意,实在是合作共赢两全其美。

书法依附权力而生,注定权力与金钱要借助艺术的平台心照不宣地扮演好各自不同的角色。官员题字的牌匾,是权力在自己不可撼动的位置上为题字商业提供了政治正确的可靠保证,就像古代皇帝赐予某家某人的免死金牌,不论是安分守己还是嚣张跋扈,没有更高级别权力的许可,谁都不能在这方水土找茬滋事。这大概就是将官员书法称之为政治书法的原因之一吧。自从官员题了字,收了钱,那就等于归到了官员的麾下,出了事故,有了麻烦,那就不只是对该商业的责难,更是对该官员的挑衅,毕竟,不看僧面看佛面嘛,官员金色招牌闪光的地方,哪儿能容得下尔等胡来?这其中的利益苟合,全不是书法那般白纸黑字高雅光鲜。

正是如此原由,当官员落马,其所有的题字,或一夜之间一文不值并全部拆光,不论他的级别多高,概莫能外。没有人去可惜题字所谓的艺术价值。

当然,我无意排除真有真书法造诣的官员,比如被鉴定为价值5万元的书法题字的原副省长或许真的名副其实。若是有人问,人家早不是副省长了,况且也不是在副省长任上题的字,干嘛追着不放,这或又是对体制的不谙,毕竟,只要人在,权力的余威就在,掌控的资源就在,并且,书法院院长说不定又是含金量超大的高级别大官呢。(图片引自网络)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