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水库大洪灾不可骗中央,不可糊弄黎民
2016-07-23 07:47:19
  • 0
  • 18
  • 457
  • 0

2016年7月20日晨,对邢台开发区东汪镇大贤村、任麻村、王麻村等12村突然遇到灭顶之灾。来自邢台川口水库方向的洪水突然灌进这些村庄,大水漫过屋顶,洪峰达2米多高,不仅冲毁大量房屋、农田,而且导致N名村民死亡,其中许多亡者是小孩子。之所以说N名村民死亡,因说法不一。而似乎正是官方一开始的通报和新闻报道才触发了村民占据107国道事件,官方派来大批警员与村民对峙,发生一些冲突。传出来的视频中,民众显得情绪异常激动。在现场,三女一男跪在马路泣不成声,应是失去亲人的家属。邢台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副书记王清飞也跪到他们的面前。视频中有人大声质问王清飞:“我们村死了多少人,你知道吗!”王清飞不停的点头,但没有说话。

按理说灾后,大家应是立即开展生产自救,减少次生灾难损失才对。但村民置之不顾,以堵住交通要道方式(一说他们要集体上访)来表达情绪与意见,显然是要将事闹大,引起社会关注。除了那个“堵路视频”外,还有多幅村民及孩子溺亡的照片与视频在社交网疯传。令人不忍卒看可也不能不看。大家想知道邢台那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此事真不能是一些官员老一套思维,害怕“影响不好”(实际不愿承担领导责任)而有意少报、瞒报实际灾难情况。从多个溺亡者衣服不在身的情况来看,当时洪水应当来得非常突然与凶猛,将死者的衣服都卷走了。有传言称是川口水库错放水所致。果如此,那就更应当吸取教训,追究有关人员的责任,以免类似的事再度发生。现在是互联网时代,社交软件工具已经相当普及,可以快速传播图文消息。一些官员若还用过去的笨办法,对上欺骗中央,对下糊弄黎民百姓,只会更加被动,甚至构成新的犯罪。

面对愤怒的情结一点就着的群众,再用过去的所谓维稳思维与应对措施,恐怕越维越不稳。尤其是面对那些刚刚失去亲人与家园的民众,他们的绝望与痛苦更容易引发激烈对抗,因为他们什么都没有了,至少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他们的情绪极不稳定,因为他们的愤怒中带着强烈的愤懑与仇恨,已不在乎生死。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这样的群体社会心理学,官员们不会不清楚吧。

每一件事,尤其是惨剧,事情发生是一回事,对事件的善后处理又是一回事。发生灾难,官民守望相助,再大的问题也好解决,民众的心理悲痛也终能抚平。怕就怕对事进行隐瞒与欺骗,变成悲剧的第二次伤害。那种第二次伤害,在有些事件上民众还是能忍,但有些事件上,他们会选择死磕与抗争到底。在社会事件中,群体性极度愤恨,又很有可能再产成强大的破坏,变成恶性循环,甚至激发更大范围内的社会大动荡。

水患自古以来就不断在中国形成没完没了的伤害。鲧的堵和禹的疏,是两种不同的治水思路。社会问题的滚滚洪水也是如此。是堵还是疏,是压还是抚,是骗还是真,既会决定了社会治理的效果,也决定了社会治理的境界与水平。不可不慎。

“扫一扫”欢迎关注航亿苇微信公众号:poem1962,更多珍藏送给您——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