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交所乱象,绕开份额化就好了吗?
2016-07-24 11:54:35
  • 0
  • 0
  • 24
  • 0

?笔者通过贴吧、微博等渠道,找到了数十名声称被骗要维权的文交所投资者,然而当笔者表明身份后,投资者们纷纷不约而同表示,“就是赔了钱,感觉被骗了”,至于怎么被骗的,“其实也不太清楚”,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交易十有九亏,入金容易出金难。

对此,经济学家宋清辉对笔者表示:“从市场层面看,文交所运行过程中面临鉴定、保管、监管、信息披露和交割等五大主要风险。最大风险来自政策不明朗。”经济学者毛承之则表示,现在流行的邮币卡交易很多都是靠拉人头炒作,容易出现有价无市的局面。

交易十有九亏,入金容易出金难

在一个名为“中国文交所维权群”的QQ群里,大家支支喳喳地抱怨着不该在其投资。

“一年了,一万块出金还没有到账。”湖北投资者纪先生表示,自己这点损失还不算什么,身边血本无归的投资者大有人在。2013年,纪先生在朋友的介绍下,成为了中国文化艺术品产权交易所(以下简称:中国文交所)的代理,“代理其实也是客户,自己也可以投资,他们承诺,我或者我的客户申购原始股就会给我6%的佣金和10%的原始股。”

高额的佣金回报让纪先生毫不犹豫地加入了这家文交所,“2013年的时候也赚过一些钱,当时给佣金也很爽快,就没有多疑心。”纪先生告诉笔者,他其实并不懂投资理财,业务员怎么说他就怎么买,“当时想着一个月有三次原始股发售的机会,每次有新的上市就卖掉原来的,再申购新股,三次申购,一万块算的话,光申购就有1800元的纯收益,就冲着佣金做这个东西的。”

让刚尝到甜头的纪先生始料不及的是,2015年下半年,进去的钱就出不来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能认了。”

据中国文交所官网的介绍,其于2011年7月在香港注册成立。笔者在其披露的上市公告中注意到,其主营业务为文化艺术品组合产权产品交易和已被内地禁止的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笔者以投资者身份联系工作人员咨询为何出金迟迟不能到账的原因时,工作人员称,“因为去年陈泰霖等人的事情,账户被冻结了,我们正在想办法解决,请耐心等待。”

据其官网披露的公告显示:其代理商深圳市荣国堂投资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和华夏国际文化艺术品产权交易所负责人陈泰霖、刘强(刘晋恺)等人于2015年4月26日被湖南省常德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刑事拘留。由陈泰霖个人帐户打入其交易所的资金及由此产生的份额划拨均予以冻结和扣押,由深圳荣国堂和华夏国际推介并参与二级市场交易的客户可以正常交易及出金,但因警方正在调查此事,故暂时不予出金。

对于这种回复,该群的其他接受笔者采访的投资者均表示,“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两个代理商,每次都是用这样的说辞推脱,已经很久了。”甚至有投资者表示,“很多产品刚买入就被套了,开盘是一元,当天就到九毛多,跑的机会都不给你。”

对此,笔者再次致电中国文交所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回复称:“因为这个两个代理商的原因,现在公司所有的账户都冻结了。”至于代理商为何被公安机关逮捕,“属于公司机密”。

然而,群里绝大多数号称要维权的投资者也几乎同纪先生一般,只觉得自己莫名其妙亏了,心里不舒服,但要真的维权,也拿不出确凿的证据,只是推测其中一定有猫腻。“原始股上市都是1元港币,一般发行2000万股,盘子这么小,想控制股权太简单了,只要有钱,股价一下就抬高了。”纪先生说。

“我们都是刚进邮市,也不太懂,所以大家赔了钱也不知道是到底上当受骗了还是市场就是这么走的。”在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申江文化商品交易中心(以下简称:上文申江文交所)投资的张先生是一个资深老股民,他告诉笔者,自己接触文交所的时间并不长,因为禁不住高额回报诱惑才拿出了一小部分资金投入到了邮市中,“我买的是毛泽东诞辰120周年邮票,也亏了。”

张先生告诉笔者,大家之所以会有被骗的情绪,主要还在买入容易卖出难上,“涨停的时候成交量很大,跌停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成交量,而一旦涨停,老师就让你追板买。另外,这边的老师和股市的也不太一样,股票的指导老师都特别热情,这边的老师就不太说话,钱放进来了也就不管你了。”据张先生介绍,上文申江文交所的指导老师系交易所代理商聘请人员。

尽管现在“像炒股一样炒邮票”的口号很热,但张先生认为相比股市,邮市太不正规了,“股票是企业的行为,有监管,而邮市是个人的行为,几个人就可以操纵盘面。”

虚虚实实的文交市场或将滑向传销深渊

笔者通过贴吧、微博等渠道,找到了数十名声称被骗要维权的文交所投资者,然而当笔者表明身份后,投资者们均不约而同地表示,“就是赔了钱,心里不爽,感觉被骗了”,至于怎么被骗的,“其实也不太清楚”。

业内人士指出,理论上,以资本助推文化发展无可厚非,不过,由此所衍生出的艺术品金融化模式,实践证明却有待商榷,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艺术品的鉴定和评估问题。“按艺术品市场化规律来看,即有拍卖市场的产品,在此基础上搞一点文化艺术产品交易,甚至是国家允许的文物交易,都是可行的。但问题在于文化艺术产品很难估价,市场浮动幅度也比较大,还存在次品、假冒伪劣产品等问题。”经济学者毛承之对笔者说。经济学家宋清辉也表示:“我看到社会上对艺术品的鉴定书,都是鉴定机构或个人的意见,鉴定真伪无法保证。艺术品的价值就在于它的标准评级无法制定,因此它不适合金融化模式。”

此外,炒作通常会根据交易的活跃而加强。“现在的邮票交易很多就是拉人头炒作,但是真正的市场是有一个基准规律的,否则就会出现有价无市,看不到产品或是有产品也卖不出去的情况。”毛承之说。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只要是这种涉嫌发展下线(代理商)的行为,都非常有可能是传销行为。迹象表明,文交所有滑向传销深渊的可能性。”宋清辉对笔者说。事实上,有关文交所变相传销的案例早有曝出,如2013年5月注册成立的中国炎黄文化艺术品产权交易所,号称收到国务院支持,将打造一个文物物权交易平台。仅一年时间,包括首脑在内的几名核心人员被警方逮捕,被判处领导、组织传销罪名。

随着各地文交所越来越多,有的被投资者取笑为“草台班子”,称几个人就能弄起来,托管、交易软件不规范,程序也不公正。甚至有知情人还透露,“很多都是自己开盘,有没有实物货,入货标准如何都不清楚。”

对此,宋清辉表示,从市场层面看,文交所运行过程中面临鉴定、保管、监管、信息披露和交割等五大主要风险。“最大风险来自政策不明朗。”宋清辉说。

绕得开的“份额化”,绕不开的乱象

事实上,有关文交所的相关政策一直没少出台。

据了解,“文交所”是“文化产权交易所”和“文化艺术品交易所”的统称。自2009年上海文交所首开纪录之后,相隔9个月后,九部委签发《关于金融支持文化产业振兴和发展繁荣的指导意见》,释放出支持文交所发展信号,全国各地开始筹建文交所。

然而,没过多久,文交所纠纷不断,随着天津文交所30个工作日上涨17倍的暴涨以及与最高价相比达92%的暴跌,让不少投资人受损,进而维权,监管部门开始介入。2011年下半年,《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加强文化产权交易和艺术品交易管理的意见》《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先后下发后,各地文交所都因整顿“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模式”而元气大伤。

而将文交所迅速带入资本市场的正是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所谓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是指国内在2010年底突然兴起的一种艺术品投资方式,它将一件艺术品分为若干份额,使得投资者可以在交易平台上交易这些份额。“但艺术品是不可切割的。”毛承之说。

份额化虽被叫停,但对于艺术品金融市场这块蛋糕,各地文交所并没有放弃。有的尝试采用组合产权产品的形式进行交易,而有的则干脆选择了“出海”的方式,借道香港继续进行艺术品份额化投资交易,其中引人关注的案例便是2014年2月,温州人郑旭东在香港注册的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采用翡翠、玉器等份额化交易,仅运营3个月,郑旭东就携平台上7亿元资金跑路。

而真正复活文交所热潮的便是以南京文交所为代表的邮币卡电子盘,由于邮币卡属于天然标准化份额,目前监管部门并未明文禁止邮币卡电子盘交易。笔者查阅南京文交所钱币邮票交易中心的数据发现,其单日交易额平均达到数十亿元之巨。

然而,去年发生的“中港事件”又让“邮币卡骗局”这个词不断发酵。中港全名为“沈阳中港大宗商品交易市场邮币卡交易中心”,2015年6月开业运营。出事前,中港推出“跌零政策”(下跌的幅度为零),让资者们纷纷重金投入中港,然而买进以后,商品价格还没到目标价格就不再上涨了。2015年9月16号,中港市场的网络交易突然出现了异常波动乃至横盘(即没有交易)。这意味着:所有参与交易的人,从市场里一分钱都拿不回来。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监管层出台的文件提出对文交市场进行整顿,已经被部分文交所通过邮币卡电子盘交易等形式轻松绕过监管。”对艺术品金融化持保守态度的宋清辉说。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艺术品交易中长期为人诟病的“保真”“鉴定”等问题,今年年初,文化部发布了新修订的《艺术品经营管理办法》,其核心点就是“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办法》将网络艺术品、投融资标的物艺术品、鉴定评估等纳入监管范围,提出要立规矩、强化主体责任。

“新修订的《艺术品经营管理办法》,应该属于‘亡羊补牢’,若能够不打折扣地落实,对规范文交所发展意义重大。”宋清辉说,“除了加强监管,还应对文交所制定一些具体的整顿细则,例如今后若成立文交所,建议由地方政府出面申报后批准成立,其它自行成立的一律坚决关闭。”

(上文系笔者独角调查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