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面对强大的时候,你还勇敢吗?
2016-07-23 12:02:18
  • 0
  • 6
  • 210
  • 0

中国西部有一个非常铁的邻居巴基斯坦,是一个信奉伊斯兰教的人口大国,接近两亿人,伊斯兰教徒占全国人口总数的95%。

在这样宗教气息浓厚的国家,妇女们必须按照按伊斯兰教的要求,用长袍、长裤和罩衫遮住全部身体。

但是,在进入互联网时代之后,互联网文化特有的玩法,也会对这样传统国家的年轻人产生很大的影响。比如,中国网友常说的“网红”,巴基斯坦也有。

据报道,有一位名叫坎迪尔·俾路支(Qandeel Baloch)年轻姑娘,就成了当地的社交媒体明星,被称为巴基斯坦版的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美国娱乐界名媛,2007年因为“性爱录影带”事件而走红)。

俾路支也以性感走红。她经常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挑逗性的照片和视频,赢得大量粉丝,也引来不少争议。

巴基斯坦网红坎迪尔·俾路支

俾路支出生在旁遮普省一个小镇上的贫穷家庭,自称被迫在17岁结婚,并有个孩子与前夫住在一起。她第一次突然进入公众视野是在《巴基斯坦偶像》节目试镜,但遭到主流娱乐业拒绝。这激发她在社交媒体上通过矫揉造作、性感的视频和关于女性赋权的言论,培养了很多追随者。

这是纽约时报7月20日文章讲述的一个穆斯林国家年轻女网红的故事。“她极具挑逗性,她对巴基斯坦男人说,你们觉得我很坏,但你们想要我。”

简单地说,一位比papi酱出身困苦十倍的巴基斯坦姑娘,一不小心成了当地的网红,并借助网络表演挣钱养家。

看起来,这是一个励志的故事,也是一个将互联网世界与偏僻乡村联结起来的创业故事。

但是悲剧发生了。

警方称,一个周五的晚上,26岁的她在旁遮普省木尔坦市郊区小镇穆扎法拉巴德父母家中睡觉时,被弟弟下药并勒死。

第二天,她的弟弟瓦西姆·艾哈迈德·阿齐姆(Waseem Ahmed Azeem)在被捕后称,杀死姐姐是因为她在Facebook上发布“下流的”照片。

在她去世后,她父亲说,这家人靠她养活,包括杀害她的那个弟弟。

这种杀人的方式,在巴基斯坦有一个相当正面的称呼:荣誉处决。即为了宗教文化的荣誉而处决那些冒犯者。

据说,巴基斯坦每年发生数百起“荣誉处决”,袭击者往往都能逃脱惩罚,因为该国法律有个漏洞:如果受害者的家人原谅凶手,当局可以不予起诉。

报道称,在坎迪尔·俾路支遇害后,虽然很多人称赞她,但也有人在社交媒体上庆祝她的死亡。

当地村民为坎迪尔·俾路支举行葬礼

“大家都在谈论她,”巴基斯坦记者马利克·西拉杰·阿克巴尔(MalikSiraj Akbar)说,很多俾路支人对她感到不满,认为她玷污了该民族的声誉。

濠哥引述这么多的文字,介绍一个遥远的巴基斯坦姑娘的生命悲剧,是想起了几天写的那篇文章《我们的身上有一种毒》。文章中提出了“由人变成兽的门槛”。

如果你去访问那些袭击欧洲的恐怖分子为什么这么做?他们可能会告诉你一个他们认为非常神圣的答案:为了**。
为了某种忠诚、某种神圣,某种对民族或国家的爱,他们就从一个一个的普通人,邻家的儿子、乡间的女儿、工地上的青年,变成了某个肩负着神圣使命的战士。
而一旦他们认为自己肩负着某个神圣的使命,他们就瞬间摆脱了贫乏、卑微、平庸的生活,超越了普通人的所有道德和法律约束,可以对同胞亲人痛下杀手,可以对妇孺老人举起武器。
历史上发生和仍然在发生的很多悲剧,让人在一个瞬间变成兽、变成魔的悲剧,竟然有很多是缘于狂热的忠和爱。
有什么办法可以避免这样的悲剧吗?很难,因为这样的悲剧来自各种各样的洗脑。
作为个人,如何避免让自己成为那样的人呢?
坦白地说,这需要一种理性的自我修炼。这种自我修炼的核心理念是:我们可以发自内心的忠诚,也可以撕心裂肺的爱,但是不能为了自己的忠诚和爱去伤害别人,伤害无辜的人。
这是一个人的理性,也是一个人的底线。
这还是一个由人变成兽的门槛,过了这个门槛,人就变成了非人。

在濠哥看来,坎迪尔·俾路支是一位勇敢的姑娘,以个性独立、自由表达的方式,在一个受宗教、道德、文化严重约束的社会,获得经济上的收入以维持全家人的生活。

这是一种人性的勇敢,并闪耀着女性的光辉。

坎迪尔·俾路支和她的弟弟,生活在同一个家庭,却选择了相反的人生。一个选择了扞卫某种宏大的神圣,一个选择了实现自我的价值。

这是两个人的悲剧,也是由一个悲剧性的错误引发的另一个错误的悲剧。

还有另一种勇敢。

是纽约时报7月20日的另一篇文章讲述的,题目是《连衣裙与防暴警服的对抗》,作者范妮莎·弗里德曼是该报首席时尚yabo88娱乐家。

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巴吞鲁日一名枪手打死三名警察之前数日,一张精彩的照片流传开了,它展现的是该市抗议7月5日奥尔顿·斯特灵(AltonSterling,一位37岁的黑人男子),在一家便利店门前兜售碟片时,遭两名白人警察开枪打死的场面。

范妮莎·弗里德曼说,这张图片比其他任何图片都更有力、更最完整地反映出美国当前动荡种族关系中,蛮横与文明之间的对峙。

照片中的年轻非裔美国女子伊莎·埃文斯(Ieshia Evans,她后来因妨碍交通被关押了一夜),身穿长长的黑白连衣裙,裙摆在风中优雅地飘扬。她平静地注视着两名来抓捕她的身穿黑色防暴服的警察。他们身后是一大群同样穿着防暴服的警察。

埃文斯昂头挺胸,眼睛似乎越过眼前的骚乱,望向远方更美好的地方。

坎迪尔·俾路支是勇敢的,伊莎·埃文斯也是勇敢的,因为她们面对的是强大,她们正视的是眼前的苟且。

虽然他们都是普通人,生活在或贫穷或平凡的世界上,但是,他们爱自己,爱自己的生活,忠诚于自己的内心。

他们维护自己的权利,保持生命的尊严。

他们并不要求别人牺牲,自己却勇敢的面对牺牲!

正如濠哥说过的那句话:

要忠诚,自己去忠诚,忠诚到死,但别要求别人忠诚;要爱,自己去爱,爱到底,爱到无怨无悔,但不要强迫别人去爱。
我尊重,独立思考的忠诚,不要回报的爱!


延伸阅读

诗和远方从来都在,但你眼前的苟且不是

我们的身上有一种毒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