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不能靠一次次碰撞才能获取教训
2016-07-21 10:17:33
  • 0
  • 35
  • 880

? ? ? ?中国不能靠一次次碰撞才能获取教训

? ? ? ?有一篇文章是迄今为止我所看到的有关南海之争中最有专业水平的文章,题目叫《南海仲裁案:中国急需补上国际法这一课》,作者是美国西东大学和平与冲突研究中心主任汪铮。虽然又是一个远在在境外的学者们,天高皇帝远,才敢说出发自内心的话,但他确实讲得很理性、很客观、很诚恳,并没有一点恶意。对南海仲裁案他提出一个最尖锐的被人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中国为什么会事前老早的就做出不参与仲裁的决定?

? ? ? ?对于绝大多数国际学者看来,这是一个匪夷所思的武断决定,也正是因为这个不参与的鲁莽政策,才让中国失去了挑选代表自己的仲裁员以及参与组成整个仲裁庭的机会,同样也就不能直接参与仲裁庭的辩论来提出自己的证据和观点。事实上,这一事件的一个关键就在于中国对待国际法和国际法律机构的态度与认识水平。如果回顾一下中国每一次与文明世界碰撞的历史,就不难看出那个轻率的“不参与”的决定,决不是一次偶然的决策,也决不是最后一次无为无能的决策和无知的认识。

? ? ? ?文中谈到:“1842年,清朝的道光皇帝同意在《南京条约》上签字。当时,英国军舰已经驶抵南京下关江面,进逼南京。道光皇帝认为条约只是一张纸,而签一纸文件就可以退兵真是不错的事。他完全没有认识到他需要执行条约的所有条款。第二次鸦片战争的爆发某种原因上就是因为《南京条约》以及相关的《黄埔条约》的有关条款没有得到执行。这一次英法联军攻入了北京,火烧了圆明园。这是中国历史上一段黑暗的时期,中国和国际法的最初相遇就充满了暴力和不平等,这样的遭遇也一直影响了中国人对国际法的认识。”

? ? ? ?这何只是对国际法的认识,是对即将降临的整个现代规则和现代文明的认识。当时钟转到1973年,中国开始谈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时候,中国仍旧没有太大的认识和准备,仍旧是一付准备对抗和寻找复仇西方的姿态。文中又写到:

? ? ? ?“这是中国在一年前重返联合国后的第一个国际多边谈判。由于来自第三世界的支持是中国重返联合国的一个主要原因,中国于是决定把支持第三世界和反对霸权主义作为自己参加这次谈判的主要指导原则。根据当年中国的主要谈判代表的回忆,整个会议主要分为美苏和发展中国家两大阵营,海洋强国希望限制沿海国的权利,缩小沿海国的领海和专属经济区的范围,而拉美和非洲的沿海国家则希望有尽可能大的专属海洋权利,这样可以避免海洋强国到离自己海岸不远的地方进行资源开采。根据中国代表团团长凌青(他后来成为联合国副秘书长)的回忆,当时中国作出决定全面支持拉美国家提出的200海里海洋权要求,并把这个同反霸权相关联。不仅如此,1970年代中国与许多拉美国家建立外交关系时都会在建交文件中明确表态支持200海里海洋权。但是,中国的外交官们却完全忘了自己的南海和‘九段线’!最后达成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各沿海国拥有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但是中国的九段线与沿岸的越南、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的海岸线的距离一般在24 - 75海里之间。因为意识形态的原因和缺乏对自己国家利益的认识,中国最终在一个与自己的主权主张有明显矛盾的条约上签了字,这是国际条约史上的一大奇闻。事实上,‘九段线’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矛盾就是这些年来南海争端的根本症结所在。”

? ? ? ?这个冒然签下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于是“断了后路不计后果”的一个无脑的决定,又是一次自酿苦果的下场——这才埋下现在的菲律宾可以利用《公约》来证明“九段线”是违法的手段。对于这个阴谋,实际上中国已经预感到有点不妙,才做出“不接受、不参与”的被动的无奈之举。

? ? ? ?另外,据称中国还有一张底牌在手,是由于中国在2006年,“根据公约第298条作出的声明,排除了该公约规定的争端处理机制在海域划界等问题上对中国的适用。现在回过头来看,中国当时匆促做出的决策明显错误估计了仲裁的走向。根本上,官员们不熟悉仲裁作为国际冲突解决机制一部分的历史以及仲裁庭组成和判决的方式与过程。这些本来是非常专业的法律事务,但是官员们明显没有得到最好的专业建议,错误地认为有“298条”作为护身金符就可以平安无事。时至今日,中国好像也没有完全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相比之下,菲律宾组成了庞大的律师团并聘请了多位国际权威海洋法律师,准备了7000页的诉状。正是由于精心的法律准备,菲律宾绕过了海洋法对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没有管辖权的限制,具有创造性地对中国的南海权益主张提出了挑战。从国力相比,中菲之间差距显着,但是双方在国际法的法律准备之上的差距也是巨大的。这是双方胜负最主要的原因。”

? ? ? ?有位网友追着问,为什么不敢评评太平岛是礁还是岛?我看过仲裁条款中提到,在自然状态下能居住人的地方才叫岛,而不承认现在经过建设后的状态如何如何。那么台湾当局应该拿出60多年前太平岛自然状态下的有力证据来为自己辩护,太平岛显然也是经过大规模的建设改造,否则申诉一定会赢!因为全世界人的眼睛是雪亮的,只认公理与和平谈判才是解决问题的正确渠道,而不是那位网友声称的实力、军力。即使能霸占到手的东西,损失也将是巨大的付出,得不偿失。

? ? ? ?对于一次次的教训,为什么中国始终学不到多少知识?这个自然又要从中国从小养成的素质来检查了。从明末清初以来,对于西方输入的这个“新世界秩序”,中国人一向怀疑不真实、不可靠、必有用心、亡我中华。中国人认识的世界是以自己为中心而向外分布的,和所有野蛮的外夷关系只是年年向我朝贡之间的关系。即承认我大中华是最大最好,中国的天子就是世界的天子,对于天子和天子所赏之物必须三叩九拜以示尊重,否则大逆不道,予以严惩。

? ? ? ?当英国从1793年开始,接连二次派特使,带上许多礼品来华洽谈,想以平等的姿态恳求中国皇帝,同意开放口岸、贸易经商、建立二国之间的外交使馆,都被傲慢地拒绝——中华大地物产丰富,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什么也不缺,西方东西一点也不稀罕。其它西方各国的使臣,更是无数次地遭到碰壁,希望而来、沮丧而归。当时渴望贸易的外商只准缩在广州一地做生意,其它地方一律禁止进入。外国妇女一律不准跨进中国神圣的领土;不准外国人通信;不准探听制茶和养蚕的秘密;连中国的小孩子都可以嘲笑地用石块砸路过的外国人,这种毫无教养的举动西方人前所未有的遇上了。也确实,在一般中国人眼里,外国人犹如一班猴子,除了好奇、好玩之外,没有任何联想;在官员们眼里看来,外国人滞留在中国都是一件很危险,很不安全的事,所以要处处严加提防,也是根据皇帝老爷下圣旨规定的纪律。也包括外国使臣来京进贡,都不得逗留超过45天,更不得随便走动,一切严格按照官方规定的日程活动,外国使臣认为犹如进入牢房。

? ? ? ?这种状况一直等到第一次鸦片战争和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才被改变,靠派使臣友好的一次次商量、好言相劝,磨干了嘴皮也得不到解决的问题,只用一次小规模的战争就能迎刃而解。对于西方人来说,总算摸透了中国人的憨脾气;而对于中国人来说,却是另一种认识:落后就会挨打,就会被人强迫签下该死的“不平等条约”。这也是历来统治阶级利用民族主义,凝聚民意的最好的一样武器——这给了他们找到了借口:似乎中国一切困难和不辛,永远都是西方列强所造成的,而不会是自己的缺陷所引起的。

? ? ? ?这种扭曲的心理阻碍了进步的渠道。事实上当今天中国,已经是世界上的主要强国之一了,难道还要把自己继续关在门外,还把自己永远当作国际社会的受害者,永远当作西方国家的宿敌?事实上,中国早已成为当今国际体系包括国际法体系的最大受益者之一。中国自从进入联合国之后,到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谈判,没有一整套的对贸易和投资的国际法保护,就没有中国经济现在的快速发展。

? ? ? ?人不能二次淌过同一条河,中国而是无数次地淌过同一条河,中国再也不能这样不成熟下去了,非要靠一次次碰撞敲打,才能弥补上现代文明的一课,这是十分悲哀的一件事。

? ? ? ?2016.7.21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