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仲兵:建设低福利社会的N个理由
2016-07-23 21:22:41
  • 0
  • 1
  • 23
  • 0

作者:金仲兵(原创文章,转载请标明作者和出处)

16825296_1200x1000_0.jpg

关于福利社会、福利制度、福利体系、福利设计、福利安排、福利分配、福利救济、低保等等所有与福利有关的那些事儿(为防止概念之争,当有歧义,皆可以“那些事儿”进行会意即可,切勿深陷或跑题),一直是近年来、特别是在官方终于承认中国已经进入中等收入社会之后、并处于转型期的争论热点。

谈论福利那些事儿,有官方和民间互动两方和两个视角,本文所言,希望先从民间视角入手,并考虑官方利益的现实存在,进行分析。

首先谈应不应该的问题:

一、 福利,属顶层设计,是一切社会治理工作的逻辑起点之一,纲举方可目张。(关于顶层设计,有官方权力主导说,这是不少人认为之当然,狭义且显误解;另外,还有事物理所应当的前置构成条件说,如三权分立,如现代公司制度和架构等,只需选择,而无需重新设计和主导。但做为后续事物的决定性因素,是为逻辑起点,此纲举,则后续诸事顺流而下,实现目张);

二、 福利,是所有现代文明国家的标配,“伟光正”的中国不能例外,更不能落后于落后国家;

三、 是改革开放三十年成果能否为全民共享的体现。改革开放积累了大量的财富,这些财富理当全民共享,而非存在国库,或转做他用;

四、 是体现邓小平关于先富带后富,实现共同富裕目标的硬指标。有人不认同先富带后富,认为先富者无义务带后富,不是法定义务。不过“带”字有多重表现,除了直接的财政倾斜,还有间接的社会慈善、NGO等形态,在先进国家,自然形成的“先富带后富”很普遍,但不应是权力干预和强行摊派,而是先富人群的自我觉悟之举,也需要先富人群得到财产和人身安全方面的制度保证之后,方可能有所作为;

五、 符合关于人权就是生存权的官方定义。这是官方一直强调的基本概念,具体体现,就是生存权的基本物质保证,即低福利;

六、 是对“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财税政策的具体落实,是对长期高税收政策的呼应。中国是高税赋国家,却是负福利国家,二者不对承,所以需要名符其实,实现法理意义上的权责对等;

七、 中国自称步入中等收入社会/国家,同时,以新兴工商阶级为代表的中产阶级群体也已达至1.08亿。此时,建设基本的福利体系是中等收入社会和中产阶级必备的生存安全感要件,是政府下一步工作的责任和不可推卸的义务;

八、 低福利是对现有负福利的一个提升和修正。中国长期处于负福利状态,现在建设低福利,无非是在还历史的欠账,既是良心账,也是义务账;

九、 是评价可否跨越中等收入陷井、避免拉美化的重要指标。这一点争议较大,有人认为福利反而会增加成本,拉低经济竞争力。但现有语境下的福利改革,是一个财政支付转移的过程,最终压缩的是当前庞大的行政成本,减轻的是企业和经济负担,获利的是国民和经济,“受伤”的是既得利益群体;

十、 是应对经济衰退、老龄化社会、科技进步、人口红利消失、失业增加、社会矛盾、基尼系数加大、中产阶级移民、资本流失等转型问题的必然举指。只有保证了国民基本的生存条件,才能因此获得稳定、产生创新、提升效率、减少人财流失,重新换取改革红利。这是一个公平与效率如何协调和匹配的课题;

十一、 中国已是半市场经济国家,与此相对,匹配适度的福利,体现社会主义公平,有利于穷人改变命运;

十二、 是推动和深入化改革的有效和必要的突破路径之一。这一点不用多说;

16726346_980x1200_0.jpg

其次谈能不能的问题

十三、 我们所设想的福利等级,是在当前语境不变的前提下,仍然只是建立在现有福利规模的基础之上、基本不需要重新财政投入的温饱型、生存型福利。着重协调统一体制内外、城乡之间、区域之间的壁垒和分配失衡现象,重新进行制度性的公平分配,即可大体实现并建立最低水平的福利保证目标;

十四、 就算需要投入,位居世界第二的国家财富能力、庞大的行政开支、维稳成本、外援等,只要进行转移支付,都可具备满足国内民众基本福利要求的水平,唯欠体现公平的政策、决心、良知、勇气和来自各界的推动力;

再次谈关于福利的误区

十五、 最低福利,本来并不应有任何争议,所以争议满满,是因为一有高端的长期误导,外加底端认知不足所致。令人忧虑的是,在国人长期以来连最基本的、本应得到的劳动回报(如果也算是一种福利的话)也尚未得到之前,即自我否定并放弃,让这份天然的属权未生即夭,实在是一个悲剧;

十六、 国人多认定“福利社会养懒人”,其实二者并不一定是必然的因果关系:就连北欧的高福利也不一定必然养懒人,而且中国古话说“仓殷实而识礼仪”---只有生活富裕了,才可能追求精神满足,走上文明社会。马斯洛的精神需求理论,很好地解释了这一现象,另如西方对现代科学和哲学的贡献,也多出自认食无忧的贵族之手。

至于说高福利“吃倒政府财政”,那一方面是个别现象,不是普遍现象,另外还与经济景气周期、经济政策等各方面因素有关,所以不能将责任全归于高福利。

至于本文强调的中国式低福利,更不具备养懒人的条件,大不了也只是比“饿不死”稍强而已,只会提供一些最基本的生存安全感罢了;

十七、 关于樊刚“中等收入陷井就是福利陷井”:中等收入陷井与福利陷井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前者有可能因后者而生,但仅是次要因素之一,而非决定性因素,更非全部。所以,此论实是御用专家为应合主流话语和利益而奉出的误导理论,意在为现实的负福利状态开脱、推责,甚或为更进一步的与民争利进行理论(借口)铺垫;

十八、 关于“中国当前不具备福利条件,会增加企业负担”说的回应:这是仅从经济现状出发的低端视角,与福利社会的高端政治视角有别,二者明显对不上频道。“增加企业负担”这个经济问题,需要从降低行政性、强制性的税费险金等政府收费入手,并用现有财政基本盘存量填补企业留下的真空,而且不可新增新的税费项目为前提,而非从根本上否定福利制度。显然,这是一个进行转移支付的系统工程。

十九、 高税赋、高行政成本、负福利,是所有管制型国家的共有特征。中国数千年的高压社会,一直强调弱民政策,包括在物质上的饱饿控制,在精神上的愚民驾驭。福利,除少数掌权者而外,对民众而言乃是前所未有之物,所以有此争论,也属长久麻木之后的正常表现;

二十、 福利,是国民劳动所得,是民众抗争和搏弈的结果,是一场平权运动,而非恩赐可得。在对传统既得利益格局进行重新设计之际,身为被世代吸血的广大屌丝们,大可不必“胸怀天下”,为强势一方“忧国”,而从不忧己、忧民;

164589677288.jpg

最后谈未来的福利设想

二十一、 福利现状:起步晚(从1997年开始,建立了部分积累的养老保险制度),规模小(老吃小,寅吃卯),档次低(平均水平未达温饱),财政投入不足(占财政的15%左右,而是有水份,与高达50%税赋不成正比,甚至不及发展中国家一半),分配失衡(高干与民众9/1倒挂,人口构成的正金字塔与福利分配的倒金字塔重合,高福利与负福利并存),管理不善(投资无盈利,监管有漏洞,贪腐挪用流失严重。如上海的周正毅案),甩包袱(在权力主导语境下,政府责任让企业和民众承担达50%),区域分割(地方的唐僧肉,抢到不放手。此前,广东1000亿的外来工积金被地方吞噬),部份商业化过度且责任不强(只选高盈利险种,不设普惠型险种)。总之,当前由政府主导的福利体系明显无法正常运转下去,改革迫不容缓;

二十二、 在现有语境下,在未来较长周期中,官方财政投入是基础,其次才是商业保险、社会公益、慈善组织为补充;

二十三、 如果未来权力主导消失(这是重点,但也是一个假设),则应当大力提倡民间慈善、NGO组织培养和建设,使三次分配比重上升,成为福利体系的主要组成部份;

二十四、 关于改革的路径和优先级先择。我们当然希望权力退出包括福利建设在内的一切领域,但是,不论理想和述求多么宏伟和强烈,但具体切入点还是要面对现实,考虑转型成本和可行性。如果找到本来应有的低福利这个点,并获得突破,收获了小胜,方可乘势扩大改革成果;

二十五、 对个人而言,现有语境下不加入任何福利险种,唯选自我理财养老模式,保证基本面安全;

二十六、 胡适说:为自己争利益,就是为国家争利益。在现有语境下,争取就是进步,表达就是勇气。有了健全的体魄和完整的人格,才会有强大的国家!

2016/7/15

编辑:冯桂芳

原创不易,欢迎读友打赏支持!打赏及加入掌门图片4.jpg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