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当代大学生的文风看中国的教育
2016-07-24 17:03:22
  • 0
  • 1
  • 19
  • 0

漫步校园的文学园地,当代大学生的各类美文总是抢镜的出现在某些网站的某一页面,在获取裨益的同时,我们都感到了挥之不去的审美疲劳。千篇一律的格式,加上似是而非的感情,就成了我们当下流行的校园文学作品。

对宏大叙事的厌倦,使当代大学生的个体情感和经验不自觉地膨胀,自我色彩浓郁的抒情和叙事,占领了大学校园的文艺园地。游山玩水,吟风弄月,伤情怀旧,轻松自娱,无底线自虐,呈现出普遍的精神贫血状态。肤浅,缺少思考,缺少深度的人文关怀,多的只是小姐情怀,小资情调。初读,如饮甘霖。再读,味同咀蜡。有“愤青”的网友大声疾呼,他妈的,能不能换个姿势,老是这样,你以为很爽吗?

缺少厚重的社会责任感和深度的人文关怀,我们的“天之骄子”们便只得去玩形式上的唯美主义。阳光、温暖、白云、沙滩,直至”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随便打开哪一个校园网站,呈现在你眼前的都是这种文采飞扬的诗化状态。过度的修饰,让我们的文学园地充斥着矫揉和造作。因为太注重技巧,我们的诗歌反而沦落为散文的分行排列,在最需要感情的时候却成为感情的乞丐。拘泥于很自我的小时代中,我们失去了独立思考的权利和习惯,转而向历史寻找真相。不是不可以,只是缺少了醒目的时代感,沦为了塑料花和劣质香水的尴尬货色。

这个社会其实并不需要每一个人都去仰望星空,但至少需要脚踏实地。

文艺抒情腔在大学的泛滥,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大学中弥漫着的精致的利己主义。很多学生并非没有独立的思想,并非没有深入追问、深入思考、犀利表达的阳刚之气,但他们知道,

文艺抒情,是一种讨巧的文风,既外表华丽又非常安全,而阳刚的文风,则可能因为犀利的观点和充满个性的思想而带着风险。当然,还跟流行的审美有很大关系,秋雨散文、于丹鸡汤、小时代电影中泡大的一代,也使文风缺乏阳刚之气。

更深层次的问题可能在于大学精神的缺钙,大学缺钙,象牙塔没了灵魂,从那种校园文化熏出来的大学生,文风上自然也就缺钙,没有阳刚的思想之美,只有迎合和取媚。当然,缺乏阳刚之气的不仅仅是某些大学生的文风,而似乎是整体的社会风气。看很多媒体上的文章,不也是那种艳俗的文艺抒情;自上而下的各种演讲比赛或者文艺表演,很多不都是那种假大空的煽情。

如果说文艺腔和小资情调是当代大学生文风的主流,那么抒写屌丝情怀的文风就不仅是不入流这种轻描淡写的语言能形容得了的,而简直等同于黄色和下流,赤裸裸的表露了大学文化和大学精神的凋敝。

3月7日女生节,是在高校流行的一个关爱女生、展现高校女生风采的节日。近年来,校园里流行通过悬挂横幅来表达对女生的关注和关心。这种方式原本无可厚非,可是,今年学校里出现的部分女生节横幅却让人大跌眼镜。

今夜只为你淫荡,隔夜请将我遗忘。

每当夜晚拿起我的右手时,我就想起了你们。

春风十里,不如睡你。

二班女神,我喜欢的姿势你都有。

听说造人也需要实践。

女生节,晚归要放开,不归要张开。

7班女神,以后你在上,我在下。

有了你们,上课不再无聊,考试不再挂科。是你们,遏制了我们搞鸡的冲动。

苍井空是世界的,你们才是我们的。

今天不过女生节,明天就过妇女节。

你若是宝,我就是你们的护舒宝。

岳父,你的金龟婿来了。

我妈说了,儿媳妇必须是北化的。

澡堂万千肥皂,不敌你回眸一笑。

通过抢眼球的性暗示,也就是网络流行的“自污”,来表达了对女生的关注。也许,撰稿的男生们觉得牺牲了自己的形象,表达了对女生的赞美。可是,这类所谓的“赞美”,透露出来的,是男性欲望的满足,是对女性的不尊重和不负责。也许,有些人觉得这只是娱乐,而且也就一天两天,何必如此较真?可是,当关爱变成意淫,当校园充斥性暴力的文字,我们是否能容忍?在两性平等、倡导尊重女性的今天,学校里却出现了这样的横幅,不得不引起我们每一个人的反思。

把无聊当做好玩,把自污当做高尚,咱们大学的文化节操早已经碎了一地。

大学生们对写文章不热心,社会又不允许他们黄色和暴力,于是便把只好去追星了。在这个多元的社会里,形形色色的明星快速涌现,不断更新。什么歌星、影视剧明星、舞星、超模、真人秀,等等等等,多如牛毛。使得当代大学生为之倾倒,为之疯狂。大学生盲目追星,荒废学业,明星的花边新闻和动向成为大学生的热门话题。校园文化被过度的娱乐化所侵淫,由此引发的校园问题愈演愈烈。

大学生的无底线追星造成了当下文化迅速向快餐化、娱乐化方向发展,也造成了当下网红现象的快速蔓延。

中国的学生们太把明星当一回事了。其实对社会最没有贡献的就是这群人,却享受着中国人最高的待遇最奢靡豪华的生活。上个真人秀装疯卖傻,豪取数十万,简直就是吸金机器。中国得诺奖的人为人类做出那么大的贡献,却买不起北京的一个客厅,两相对照,相形见绌,让人无语。

只要是明星,总能引来一大群大学生围观,追逐喝彩。明星恋爱了,是新闻,明星度假了是新闻。明星生孩子了当然是新闻。而明星离婚了、移情别恋了、住夜店被人偷拍了就是原子弹级别的爆炸性新闻。演戏的人结婚了,立马就有人弄个现场直播,其隆重程度仅次于大阅兵。而我们的明星们也是越来越会玩了。手撕小鬼子,裤裆藏雷,人家体育大明星刘翔的前妻竟然把裤裆都奉献出来了,你能不欢呼雀跃?中国的明星文化,病态,没涵养,无内涵,教育意义比肩白开水。这种娱乐至死的文化只能引导越来越多的大学生越来越无聊,越来越低智商,越来越白痴,越来越媚俗。中国的戏子们对中国的最大贡献就是在制造了越来越多无厘头的泡沫剧的同时,制造了越来越多的脑残。

躲在象牙塔里玩自拍,顾影自怜,孤芳自赏,你以为你毕业后就是韩寒,就是郭敬明,事实告诉你,你就是个房奴,或者富士康的员工。如果精神凋谢,人格沉沦,毕业过后就是不可避免的失业。你的大学只不过是人生的一个阶段,一段经历,甚至于它只是延缓人生痛苦而后会越来越痛苦的休假式疗养。泡沫和现实其实隔着一个太平洋的距离。

大学生文风的弱化和暴力化倾向折射的是大学精神的没落,而大学精神的没落则和中国教育精神的缺失一脉相承,互为表里。

漫步大学校园,要么是低头玩手机的一族,要么就是集体无表情,那是被考试怪兽奸淫过度后的茫然和迷蒙。中国人骂教育似乎已经上瘾了,不是我们的国民太过挑剔,实在是我们的教育太不成器,太不像样了。应试教育绑架了中国的教师和教育,“分数唯一论”让我们的教育失却了灵性,没有了灵魂,扼杀了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创造力和生命力,我们的教育除了在没落的道路上做着死亡的狂奔,还能有别的更好的选择吗?我们的教育从来就不缺乏新鲜的创意,也不缺乏勤奋的基因,但只要应试教育一统天下的格局不变,“分数唯一论”就会借尸还魂,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开,教育的荒诞效应就如多米诺骨牌,灾难性后果逐一呈现。陈旧的教育体制,落后的教育方式,非人的教育评价,嗜血的教育竞争,等等等等,我们的教育正在异化的道路上逐日腐烂。野马一旦疯狂,不敢设想还会有什么样的力量才能勒住它的缰绳?

革命导师马克思早就说了:“教育绝非单纯的文化传递,教育之为教育,正在于它是一种人格心灵的唤醒,这是教育的核心所在。”现代人则说得更明白。易中天说:“教育的根本目的是实现人的全面自由发展,让人更像人,而不是像工具,或者是机器上的一个部件。”民进党中央副主席朱永新认为,“教育不仅仅是给孩子分数,而且要为孩子的生命奠基。”“教育最重要的任务是塑造美好的人性,培养美好的人格,使学生拥有美好的人生。”由此可以知道:学校是教育人的地方,其天职是把青少年一代培养成栋梁之材,为此,就必须要让学生在学校里获得必要的思想道德和知识本领,为他们将来在社会上的生存和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教育的真正职能是什么?是找一份好工作吗?是改善自己的社会地位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教育的真正职能是提升一个人的“文明水准”!造就对社会有益,在人生之路上走得远走得久的人才。

而我国现行教育体制是“反智反文明”的!教科书读得越多在校成绩越好,离“文明”反而越遥远。我国现行教育体制为何“反智反文明”呢?因为我国没有“通才”教育;只有“技能”教育。通才教育决定一个人“前进的方向”;技能教育则决定“前进的速度”。如果一个人的前进方向错了,速度越快离目标反而越遥远。一个通才教育缺失只有技术教育的国家,教育机构就只能培养“技术熟练的野蛮人”。

中国唯一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只是个小学生,他没有接受系统的中国式教育。芮成钢则是高考文科状元,中国教育造就出来的一等骄子。两人的“文凭”和“文明水准”构成的鲜明反差够上吉尼斯了。芮成钢对社会有益吗?他走得远走得久吗?是个小学生又会怎样?因为有思想,有灵魂,人家莫言先生照样把诺奖捧回家,像模像样的把它摆在咱大中国文化的书架上。

当代的学生二十年三十年后将会成为我们大中国的领导者和建设者,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人,面对教育道德持续滑坡教育精神持续低迷的的现状,我们不妨杞人忧天一回,他们能承担此历史重任吗?

应试教育的无处不在让中国的教育不堪重负,几近崩溃。而教育方针的绑架又让我们的教育苦不堪言,悖论丛生。教育要和生产劳动相结合是对的,但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这个荒谬的论调虽经多次整肃瘦身依然僵而不死。教育被政治绑架,要为政府站台为政党背书早已经是咱大中国公开的秘密了。

绑架就绑架吧,如果被正确的东西绑架或许会催生教育的成熟,可是我们的政治教育是个什么样的怪物啊!中国的政治教育充斥着谎言和欺骗,充斥着谬论和混乱的逻辑。跪着的骂站着的不爱国,阿Q骂鲁迅是汉奸,和珅骂纪晓岚给国家添乱,强奸抢劫犯骂正当防卫者破坏社会稳定,把子女财产转移美国者骂“说真话的铁杆中国人”境外敌对势力,太监骂完赵高后又骂项羽,“更无一个是男儿”。可以毫不含糊地说,我们的政治课用了整整三十年的时间歌颂阶级斗争,歌颂公有制,而今,我们的政治课又在用更长的时间给私有制正名,给阶级斗争减肥瘦身。

我们的许多英雄人物总是伴着中国孩子的成长,为孩子们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奶水。赖宁、董存瑞、黄继光、刘胡兰、小英雄雨来。学英雄没有错,当英雄也没有错。可是当我们有了丰富的社会阅历,饱尝书本和社会现实的反差之后,我们开始反思一个严肃的问题:这些少年们的英雄行为,是他们的年龄、阅历、学识及责任相适应么?让未成年的孩子去为所谓的正义事业作牺牲,这种正义是否真的正义?于情、于理、于法,适合么?

况且我们的英雄人物,都是高大尚型的,他们超凡脱俗,不食人间烟火,打坐在云端里,高高在上,须仰视才见。我们学得了吗?我们都是肉体凡躯,我们都有七情六欲,我们呼吸着雾霾,我们喝着受污染的黄河水,我们能做谭嗣同,面对杀头大呼“快哉快哉”吗?我们的思想品德课程,总是涂抹了太多的意识形态色彩,以一种高蹈的道德宣言取代了基本的“人的教育”。当教育充斥着泛技术化的道德表演,我们有必要重温爱因斯坦对教育的定义,当把学校教给你的所有的一切都忘掉之后,剩下来的才是教育。

那么,哪些东西会忘记?那些通过机械训练、强化巩固,反复抓、抓反复的知识点,海量的试题,解题方法和秘诀宝典,这些东西学生一出校门,就会遗忘到九霄云外,不会遗忘的是善良,是好奇心,是健康的心态,是宽容、不偏激的心理,是悲悯的情怀,是远大的志向,是胜不骄、败不馁的风度,是眼光,是情怀,是同情心,是一种道德人格……只有有了这些,才是一个有灵魂的学生。然而,我们学校教育恰恰把这些丢弃了。我们的学生如此苍白,形销骨立,除了可怜的分数,他们一无所有。

龟兔赛跑,乌龟的落败是必然的结果,除非意淫。而龟兔赛泳,结果可能正好相反。时代的发展,造就了一代人个性的张扬和突显。在某一个领域我们可能是佼佼者,但在另外的一个陌生的领域,却自有另外的成功者在那里等待,等待出发,披挂上阵,迎风起舞。社会对人才的需求是多元的,因此每一个教育工作者都不能把失败的标签随意批发,滥施惩戒,那不是真正的育人,而是在毁人,“得天下英才尽毁之”。我们只管提高高考升学率,我们哪管自己培养出的是马加爵,芮成钢,还是刘海洋?这不是教育,而是在糟蹋教育,出卖教育的灵魂,玷污教育的使命。当我们单纯地把学生看成是应试教育的工具,不顾及他们对现行教育的看法,不顾及我们的教育方式他们是否愿意接受,火山就已经在酝酿中了,爆发是迟早的事。而这只是开始。刚刚开始。

理想中,我们需要一个超凡脱俗的神女,现实中,我们更需要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荡妇。如果理想距离我们过于遥远,我们宁愿选择烧饼、房屋、鸡蛋还有酒、米。甘于平庸有时其实是一种迫不得已的美德。

愚人的时候只要眼睛不是用来撒尿的都看得清清楚楚,我们政治课的节操早已经碎了一地,沦为皇帝的新装。裸泳,本身就是一种无耻。

在一片谴责声中,中国教育的政治课已经改为了《道德和法制》课了。我们的教育管理者总是太自信,也太自恋了,他们总是以关爱之名,包装着自己的固执,把别人的痛苦当做自己的漂白粉和洗衣机。你不要总是以为你捡起一片垃圾这个世界就干净了,你也不要以为我不开车了,这个社会就环保了,就没有雾霾了。如果这种推理成立的话,那么我给太平洋打两个鸡蛋,就是请美国人民喝海鲜蛋花汤了,我给南极大陆扔几袋奶粉就是请企鹅吃冰淇淋了。事物的发展总是遵循其自身的逻辑,而人的成长更是人性的发育和再生,容不得半点粗糙和践踏。更不靠欺骗和忽悠。它是一种柔软的精细,需要严谨和规律,当然更需要敬重和敬畏。过度洗脑和奴化的唯一后果就是让我们的教育成为一锅夹生饭,欲速而不达。春天来了,我们应该开垦播种;秋天来了,我们应该收获;冬天来了,我们应该休养生息。这个道理我们都懂。大冬天的,你拿个锄头装模作样,还指责别人是“口炮党”,多少有些莫名其妙。春天自有它来临的时候,不要以为你叫春叫的厉害,春天就会为你早早到来。梦和现实不可同日而语,当然被打鸡血的人除外。

更换课程的名称固然是一种觉醒,它标志着教育领域空头说教成分的技术删除,是一次不可忽视的自我救赎,当然也是一次卓有成效的杀毒,而减少对教育不恰当的干预和绑架则任重道远!

人是社会的人质,个人更是社会整体的一部“作品”。在信仰缺失,道德沦丧的大环境里,为学生建立起一座道德伦理的大厦实在是功德无量,善莫大焉。这在至高者看来是多么渺小一件事情啊,但在荒漠里建造人性的绿洲又是多么艰难多么迫切的宏大诗篇啊。在犬儒的国度里立人,我们的脚下注定荆棘丛生。

教育道德的凋谢之日,就是社会互害模式的开启之时。

绝非危言耸听!

中国的教育思维就是集权。教育制度,教育管理,教科书、教学大纲,教学模式,教育考评,教育创建,教育职称,中考高考,教师评价,都是这种集权的衍生品。容不得你有创见,容不得你去突破,所有的教育工作者都被关在笼子里舞蹈,因为所有的教育工作者都被应试教育捆绑着,分数唯一论让中国的万千教师变成了驾驭考试机器的工匠。你只管负责驾驶,无需思考,无需创新,无需质疑,只要你教的学生在考场上能获得高分,你就足够优秀,只要你教的学生能顺利挤过中高考的独木桥,你就完成了你的历史使命,居功至伟,一切OK。

。除此外再无其他。

戴着镣铐舞蹈的教师能创造世界一流吗?

中国的教育形式就是圈养。

放眼中国的大中小学校,无不被深墙大院包围着,宛如一座社会的孤岛。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保安把学校和社会完全隔绝了开来。老师在狭小的空间里教书,但不育人,学生在狭小的空间里井底观天,孤陋寡闻。他们用了百分之九十的时间学到的百分之九十的知识,百分之九十没用。而就是这些将来毫无用处的知识现在却是炙手可热的敲门砖,学生们要用牺牲青春和幸福指数来换取走上社会的门票。这门票的含金量如何将直接决定着你的未来和前途,决定着你漫漫人生的幸福指数。一部分人成功了,走上了幸福的坦途。更多的是失败者,他们将垂头丧气的走向社会,咀嚼失败的苦果,少数的,甚至会成为叛逆者,我们这个社会秩序的破坏者。

那个叫“文凭”的方寸纸片确实神通广大。但撩开它温情脉脉的面纱,撕开它的底裤,它其实就是亚当和夏娃胯下的那枚树叶,包羞遮丑罢了。就算你是翡翠,又能怎样?没人去买,没人去欣赏,你只不过就是一块石头。

中国学校的建设布局昭示了中国教育的封闭心态。我们用防火墙筑起了一道坚固的长城,害怕外来文化入侵,害怕那些人类社会认同的共同价值观打进来“烧杀抢掠”。既然我们要拒绝外来物种戕害我们的精神,便只好从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找乐子了。可是我们的传统文化早已经被商业文化打得大败,弄得骨折了。看看当下的中国人都在看些啥?要么是《财富黑厚学》、《炒股秘籍》,要么就是人家“马云怎么说”、“王建明是怎么做的”。于丹那个娘们儿的那点奶水猫都喂不活。伤筋动骨都不止,我们的传统文化甚至可能会断代。流存下来的只剩下沟子夹屎的屁股,还有干瘪的胸脯上坠着的那两个东西。这能叫文化吗?于是我们的教育园地,文化一片荒芜,不瘦的土地上只长着一棵叫“考试卷”的小白菜,其它毛都没有一根,秃得难看。

中国的每一所学校都是一个小江湖,一个小宇宙。里面的水到底有多深,只有里面的人自己知道。而只要我们把教育的小宇宙撕开,里面的心脏是否受得了,似乎谁也不敢打包票。

你能确信,这样的教育就是你所需要的吗?

中国的教育需要把人教育成什么样子呢,是要完全完全听话的,不会有自己独特的想法,不会思考,不会质疑,当然更不会叛逆的纯天然无污染的“工具”。给你放点音乐,你能呆萌一上午;给你放点偶像剧,你能坐上一宿;给你制造俩明星,你手淫时都满脑子是明星的笑脸

民主、法治、国家前途、民族大业,这都是精英们考虑的事,脑残们不用多想。当下以及当下之前很长时间的教育,就是在刻意培养脑残,培养愚民。以前,人们把狼拴起来养,发现它还是有野性,有自己的追求、想过自己的生活。为了彻底让狼没有自由和主张,人们开始驯化它们,把它们变成狗,即使不拴了,不圈了,狗也乖乖地跟着自己的主子,既不咬也不会跑,更没有自己想要追求的生活。

中国教育不改变脑残培养模式,不改变培养脑残中国人这一既定目标,就会有无数的脑残分子继续涌现,会有无数的脑残新闻出来。什么五道杠、七道杠,什么标兵好青年,还会层出不穷。如果这些脑残分子是中国的希望,那就等着这个国家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在若干年后变成没有思想的白痴,任由他人驱赶奴役。

中国的富豪阶层和官场精英们早已经把孩子送到了国外,喝西方的洋奶,接受西方的“狼性”教育去了。眼下的社会你还能轻而易举的找到父母是高干子女不出国的实例吗?说是去开拓眼界,培养国际视野,其实鲜有回国报效者。即使回国,也是基于父辈留下的庞大产业或者累积的丰厚的人脉资源,藉此丰厚的财富这些回国者会理所当然的快速成为政治精英,商界CEO。老百姓的孩子则挤在中高考的独木桥上,苍白失血,形销骨立。他们唱红歌,接受洗脑教育,然后高高兴兴的沦为房奴、车奴,或者富士通的员工。教育正在制造越来越多的社会不公平。这种社会不公平现象的愈演愈烈正在撕裂着我们这个社会的群体共识,成为当下社会的难掩之痛!

内蒙古某地的一条河流因为受到严重的污染,在春天来临的时候鱼群大批死亡。环保部门和地方政府在经过有模有样的调查后向社会发布调查结果。鱼大批死亡是冻死的,和周边密集的化工厂没有关联,河流水质正常,河道未受污染。

此言一出,社会舆论哗然。

有网友调侃:

鱼熬过了冬季,却死在春天。

胡说,鱼没穿救生衣,当然是淹死的了。

这些鱼是一群鱼中的农民工,生活亚历山大,集体自杀了。

鱼啊,请莫说你游得快,专家的节奏你死都跟不上。

政府的公信力下降,把老百姓逼成了“老不信”。

中国的一些所谓教育精英们又在干着吹鼓手的老行当了,中国的大学录取率世界第二,中国的大学规模世界第一,基本扫除文盲,实现了九年义务教育,中国的教育正在稳步迈进发达国家的教育行列。

用教育一厢情愿的成功论盲目掩盖中国教育改革的失败。谁信呢?

中国的教育生病了,而且病得不轻。傲慢和弱智,加上裱糊匠,这是中国教育平庸化的推手。只要是不是把眼睛用作尿尿的人都看得很清楚。

为什么莱特兄弟从童年观鸟飞翔发展到实现人类首架飞机升空的梦想成真;爱迪生从童真童趣的奇思妙想发展到给人类带来一片光明;比尔.盖茨从一个穷学生能奋斗成长为世界首富;苹果能领引当今世界移动互联网终端设备的新潮;还有全球最多的诺贝尔奖得主,等等。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全民强大的创新能力基础上的。而全民创新则来自于国民整体素质的提升。而这一切又全仰仗于教育体制的与时俱进和教育精神的丰盈和充沛。这是美国人的教育真相,也是美国持久强大的内生动力。

同样是教育,教育精神不一样,教育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中国教育的问题就在于穿错了鞋子。同样是一个人左右脚穿的鞋子,你看上去两边的鞋子都差不多,都是鞋子。但是你要把左脚穿到右脚上,右脚穿到左脚上,要么是走路不方便,要么就会摔跟头,弄不好甚至会头破血流。

那是一定的。不信的话,你不妨走几步试试.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