匮乏基础研究,事事无成
2016-07-24 07:31:23
  • 0
  • 2
  • 18
  • 0

匮乏基础研究,事事无成

——孔儒意识形态灭绝了中国过去两千多年来社会—历史中所有一切问题的基础性研究;

——马列意识形态同样拒绝了中国近现代社会—历史中所有一切问题的基础性研究;

——匮乏一切问题的基础性研究的民族和国家,其实也包括个人,只能事事无成。

——老子的《道德经》,实质上是对于全人类社会—历史智慧问题最伟大的基础研究经,是全人类最高的《智慧经》。

——学好《道德经》,无往而不胜。与此形成尖锐对照的是:惟学孔儒经,事事无一成。

——今天文章的命题,无论对于个人、集体、国家,均为最重要的命题。

黎 鸣

两千多年来,中国人即是一个严重匮乏基础研究的民族,正是因此,在中国的历史之中,基本上事事无成。今天的中国人完全可以平心静气地问一问自己,我们中国人究竟为全人类的文明事业贡献了什么?尤其是究竟为全人类贡献了什么值得今天和未来的人类永远都必须去继承发扬的精神性创造的东西呢?有吗?我可以坦率地告诉我亲爱的同胞们,除了老子的《道德经》,基本上是空无一物。然而可惜,尊孔贵儒的中国人根本就不可能懂得老子的《道德经》。中国人事实上早就已经把老子的《道德经》永远地束之高阁了。

造成这种悲惨结局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我的回答是非常清楚的,即两千多年来,中国人基本上完全都是只接受了孔丘及其儒家毫无任何精神价值的“教诲”(洗脑)的人类,中国人因此已经完全丧失了对于一切(自然、宇宙、物质、生命、智慧、人类、社会,等等等等)问题最基础研究的兴趣,他们终生只对现象中的权力、财富、名望感兴趣,尤其更是只对权力感兴趣。其最终的结果,除了极少数的人们能够成为帝王将相之外,其它所有的人们全都只能甘愿成为臣民,成为终生为帝王将相服务、效劳、盘剥、赴死的家畜、家禽、家奴、奴才、走卒。正是因此,中国人全部的人生价值全都只能在世俗的“亲、尊、长”三个字之中永远丧失了自己作为“人”的大脑和腰杆,完全都只能匍匐着爬行,而别无其他任何价值,尤其是丧失了全部人类精神的价值。这样的人类还能算是“人”吗?

中国人的文学、史学、哲学、科学、技术、艺术,在全人类的百科全书排行榜之中的地位,基本上等于没有地位,尽管中国的人口总数始终都占据了世界首位,然而中国人对于全人类文明事业的贡献,却几乎就只能是属于世界上最低层次的末位,尤其在把中国人口总数当作分母来平均地除一下的时候,就更是如此。

中国人,号称具有五千年悠久文化传统的中国人,为什么竟然会沦落到如此世界上最低层次水平的可悲、可怜、可耻的地位?我的亲们,你们想过吗?我想过,我整整思考了四十多年,直到今天还在思考。我认为我已经找到了全部问题的答案。这得感谢老子的全息逻辑理论给予我的启迪和帮助。我几乎用了我的一生来记录和撰写我的思考。我出版了约五十多部着作,尚有十多部着作仍在等待出版。我写作的总字数,已超过千万。字数的多少,现在看来,已经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如何找到全部中国社会—历史问题中最根本的要害,能够给予所有的中国人以最重要最关键的历史教训和指导。今天的文章,正是按照这种宗旨来写作的。也正是因此,我的最着名的着作称作《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愚蠢?》以及类似“天问”的《三问》系列。中国人真是有那么愚蠢吗?从中国人的全部历史来看,的确是,一点不假。但必须看到,不是天生的,而完全是中国人后天自作孽所造成的,因为中国人永远都在把一个纯粹的废物—孔丘,当作了自己生存的榜样、标本、偶像来崇奉。正是对于这个废物偶像的永远的崇拜,终结了中国人的全部历史,也埋葬了几乎所有中国人全部自然天赋的智慧。

今天,我要把最关键的问题说透。中国人之所以就只能非常“愚蠢”的原因,即在中国人两千多年来,全都没有兴趣去关心,甚至到了最后也没有能力去关心任何涉及一切方面最基础研究的问题,所以最终的结果,就全都只能事事无成。说的非常不好听一点,中国人作为“人”的生命,基本上等于“白活了”!

什么是基础研究?人类(自然、宇宙、物质、生命、社会等等一切)智慧问题的全部基础研究,应该指的是研究什么?关于这个问题,老子的回答是最完整的:从自然生成论的角度讲,人类智慧的基础是“道法自然”、“道生一”;从人类社会认识论的角度讲,人类智慧的基础是“三生万物”(“人生万物”、“万物法人”)、“人法地”;从实践方法论的角度讲,人类智慧的基础是“一曰慈”和“不敢伪天下先”。应该怎么去对于所有这些说法进行全息逻辑理论的解释呢?

如果我们运用老子最一般的“宇宙万物的道理均在其本身的一、二、三”的总全息逻辑规律来说的话,实际上就会很容易明白了,其中所有涉及到“一”和“三”的问题,即全都应该是人类智慧的“基础”问题,而其中所有涉及到“二”的问题,则必然全都是属于现象界的具体“建筑”的问题。按照中国人通常的话来说,“形而上谓之道,形而下谓之器”,这里的“道”即是基础,而“器”则是现象界的“建筑”,虽然这种说法不如上面老子所说的全面、彻底、深刻,但其实也已经说到问题的根本了。真想要研究宇宙万物,必须从“道”的基础进行挖掘,然后才可能在“器”的具体方面获得长进。这很容易理解:因为属于“道”的本质的东西,即永远都必须是绝对的基础,而属于“器”的现象的东西,则必然永远都只能是相对的建筑。这应该是非常显着的道理。

但是尽管如此,在中国人实际的生活之中则完全不是这样,无论过去两千多年的孔儒意识形态传统的时代,还是近现代马列主义意识形态的时代,实际上中国人全都把实际现象中的功利利益问题当作了“基础”,而完全相反,对于一切“形而上”的问题均给予了轻视,或根本就加以无视,或甚至还索性加以彻底的否定,视之为“反动”。例如孔儒的礼乐主义即是如此,而近现代中国马列主义彻底的唯物主义,也同样是如此。说白了,无论中国古代的孔儒,还是近现代马列主义的唯物主义,均把唯心主义当作了毫无价值的东西来加以轻视,甚至敌视。

很显然,孔丘的名言是“子不语怪力乱神”,又如其弟子所言:“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说白了,孔丘即轻视一切“唯心主义”的东西,不仅如此,孔丘还轻视一切涉及民生、农艺的事物;而中国近现代中国的哲学教条,则也同样认为“唯心主义是反动的”,并索性即认为社会的经济是“基础”,而其余,包括政治和文化,都只能是“上层建筑”。然而,实际上真是这样吗?正相反,客观唯心主义的问题,恰恰是老子的“一”问题,而主观唯心主义的问题,则是老子的“三”问题,它们恰恰全都是人类智慧的最根本的属于“绝对精神”的基础性问题。前者的“一”问题是整体性必要条件的基础问题,而后者的“三”问题,则是整体性充要条件的基础问题,尤其是“三”,更是全部问题基础之中的(大脑)基础问题。正是因此,社会历史发展的“文化决定论”规律,才是绝对正确的人类社会—历史的必然性规律。

再用今天的我的《人学》的语言来说,真理是“一”,规律是“二”,逻辑是“三”。在这三者之间,能够称作是人类最基础研究的东西应该是什么呢?首先,应该是属于客观唯心主义范畴的“真理”问题,它是来自先验抽象的分析理论研究所发现的最重要结果;然后是属于主观唯心主义范畴的“逻辑”问题,它是来自超验理想的观念综合推理研究所创造的最重要结果,只有涉及实际生活中的经验“规律”才是具体实践现象中的东西,是来自对于相对经验具象的归纳性研究所发明的事物。结论很简单:一、三是“基础”,二是“建筑”。具体到这里,即:绝对性的“真理”、“真逻辑”是“基础”,相对性的“规律”(真知识,包括按照真知识进行的实践)是“建筑”。

按照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显然看到,无论古代的中国,或近现代的中国,我们全都严重地患下了轻视基础性问题研究的重大的精神意识毛病,首先,我们轻视,甚至无视了先验抽象理论的探索性研究的真理发现;然后,我们轻视,甚至无视了超验理想的探索性研究的逻辑创造;最终,在轻视和甚至无视了上述的两个方面的属于基础性问题研究的情况之下,我们实际上在经验具象的实际技术方面的归纳性的实践规律问题研究方面的进展,也就只能是非常缓慢,甚至是完全停滞。中国人的历史完全可以作出证明:中国人首先关于“一”,缺乏抽象真理的发现,然后关于“三”,缺乏理想逻辑的创造,所以最终中国人的关于“二”,就只能缺乏经验规律的发明。一、三是基础性问题研究,二是建筑性问题研究。缺乏一、三基础性问题研究的结果,必然造成最终匮乏建筑实践发展的可能。

说实在的心里话,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自称是“尊孔贵儒者”和“彻底的唯物主义者”的中国人和中国国家更愚蠢的民族和国家了,如此严重匮乏哲学头脑的民族和国家,将怎么可能会有任何发现、发明和创造性的文明历史成就呢?两千多年来的中国,因为孔儒的意识形态几乎是绝对地没有了哲学,更是绝对地反哲学,反形而上学,彻底地反一切问题的基础性问题研究,所以中国人就只能永远愚昧无知;而近现代的中国人却也同样愚蠢地自称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也同样并从而继续陷入了愚昧的深坑。

如此的情形在西方国家之中,基本上是不存在的,在他们那里,无论客观的、主观的唯心主义的学派,甚或纯粹的唯物主义学派,总之各家各派,它们均能够自由地存在,即使它们也可能各都具有自身非常错误的偏向,但至少不会过分偏激到在整体的意义上完全空缺任何一方,尤其是空缺最重要的基础性问题研究的一方。然而在中国,则不然,过去的“独尊儒术”,彻底地消灭了各家各派,尤其是彻底地消灭了基础性问题研究的形而上学派;近现代的“马列主义”,也同样以“彻底的唯物主义”消灭了各家各派,同样消灭了重要的基础性问题的研究。这全都是走的人类历史之中最愚蠢的取消一切基础性问题研究的道路啊!如此的中国,无论过去或现在,全都丧失了对于一切问题的最基础性问题的研究,如此的后果,将怎么可能会有自己社会——历史的重大的精神的和物质的发现、发明和创造性的成就呢?基本上就都只能是事事无成啊!

请大家注意,我上面所述的所有分析、论证,均是在完全按照老子全息逻辑的理论进行的。由此,你们也应该能够看到,老子的全息逻辑的思想理论,是多么的伟大、光荣和正确啊!两千多年来,无视老子《道德经》存在的中国人,真是愚蠢至极、无知至极、罪恶至极呀!

最后再总结一下,什么是老子的《道德经》?老子在《道德经》之中究竟讲的是什么?我现在来告诉大家:老子关于人类社会—历史的智慧精神讲了如下的一、二、三:道、宝、德。其中的一、三是道和德,是全人类社会—历史智慧的(先验、超验性的)基础,而其中的二,是宝(亦是报和保),是人类社会—历史智慧的(经验性的)建筑。由此可见,老子的《道德经》其实是全人类社会—历史智慧的伟大的《基础研究经》啊!这才是老子《道德经》的最核心最关键的本质啊,说白了,老子的《道德经》,最终应该是全人类最高的《智慧经》啊!

请我的亲们相信我的判断,立即跟我一道来共同学习老子的《道德经》。并请永远记住我的预告:“学好《道德经》,无往而不胜”。与严重匮乏一切基础性问题研究,从而事事无成的孔儒相比,简直就是最尖锐的对照。两千多年来中国历史事实证明:“惟学孔儒经,事事无一成”。看不到这个最尖锐对比的中国人,就只能说全都是十足的傻瓜蛋无疑。中国人为什么长期以来会有如此多的傻瓜蛋?《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愚蠢?》,答案即是本文。(2016,7,18.)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