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竖一:隐瞒灾情和推卸责任是自作聪明
2016-07-24 18:38:57
  • 0
  • 3
  • 29
  • 0

据2016年7月23日14时34分58分新华社发布的消息称,河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当前防汛救灾工作,已成立由省防汛办等部门和有关专家组成的工作组,赴邢台等地指导帮助灾后重建、群众安置和善后处置等工作,并就群众关注的热点问题进行了解核实。

由此可见,此次率先由网友披露,后由自媒体围观,再由官方媒体跟进,进而引爆舆情的“邢台非正常灾祸”,终于盼来了高层官方的公开回应。

或许是上行下效,或许是思想觉悟上去了,或许是迫于舆情压力,或许是兼而有之,反正据新华社报道,2016年7月23日晚,河北省邢台市召开邢台市抗洪救灾新闻发布会。邢台市市长董晓宇在该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七里河洪水给邢台市经济开发区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令人十分痛心,教训深刻。代表市委、市政府,向全社会诚恳道歉。没能保护好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深感自责和内疚,将对这次抗洪中工作不力的责任人先停职、后调查。

尽管是“千唤万唤始出来”,然从有关新闻报道来看,邢台官方的反思至今尚有不少不到位之处,甚至还存在致命性错误。

譬如, “七里河洪水给邢台市经济开发区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之说,貌似没有什么问题,但实际是有意无意地掩盖了一些“真相”。

具体而言就是,之前“邢台发布”声称,邢台市水利专家张英林说,注入七里河的洪水有两路,一路来自东川口水库溢流及区间流入。东川口水库为小Ⅰ型水库,控制上游流域面积84平方公里,总库容928万立方米,是以防洪为主,灌溉、发电、养殖等综合利用开敞式水库,泄洪不能控制。监测数据显示,7月19日晚,东川口水库流域降特大暴雨,流域内最大降雨364.5mm,发生最大出库时间为7月20日2时,水位为226.6m,蓄水445万立方米,入库382m3/s,出库382m3/s,区间多条小河沟同时流入七里河......

依据“邢台发布”的此信息,完全可以得出两个结论,其一,东川口水库不但是防洪的,而且是可以泄洪的;其二,对于此次洪灾而言,东川口水库基本就是一个摆设。

既然这样,那么,在全国很多地方水患成灾,而中央最高层高度重视,且天气预报早就频频警示的前提下,邢台有关部门,包括某些决策者、行政者,难道想不到东川口水库是一个极大的安全隐患吗?如果没有想到,难道责任在于邢台有关民众吗?如果想到了,那为何不提前做好防范措施呢?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既然东川口水库的泄洪是不可控的,那么,作为当地官方更应该格外重视。换言之,如果真的无法应对东川口水库泄洪造成的七里河河水暴涨问题,那么为何不事先向民众发出东川口水库会有“空前”泄洪之预警呢?难道只能或者理当任由洪水害命不成?

但令人遗憾的是,据2016年7月24日《法制晚报》报道,面对记者的提问:“此次事故是上游水库泄洪引起的吗?” 邢台市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赵雪峰回应道:“因为七里河满堤了,并不是泄洪。”

试问:如果邢台官方事先对具有极大安全隐患的东川口水库采取一些必要的防范措施,即如果邢台官方不任由东川口水库泄洪,那么,七里河还会在短期内有那么大的水量吗?七里河还会在极短的时间内于事故段满堤,而快速地冲向尚在睡梦中的无辜老百姓——夺走那么多人的生命吗?

又问:既然邢台官方已经预见到险情了,那么为何没有动用更多的力量,而采取更多的方式或渠道去通知可能会遇到险情的民众呢?对于死难者而言,没有通知或通知不到位有何本质的区别呢?

还有,面对《法制晚报》提出的,“有村民向记者反映,上游施工和天燃气管道改造造成河道变窄,致水漫进村庄?”之问题,邢台官方给出的答案是:“历史上河道到这里(龙王庙桥)本身就收窄。施工与修天燃管道没关系。”这答案,真可谓“天衣无缝”,然估计很多小学生也难以置信。因为人为占用河道,一定会影响河水的通行。

何况,据2016年7月23日财新网报道,更雪上加霜的是,春节前后,当地开始进行邢台城区集中供暖工程,热力公司铺设热力管道并途经大贤村,挖出来的土堆积在七里河河道,河的南北两岸也都填上,原本的土制堤坝也被铲除堆到河道。洪水到来之前,大贤桥底几乎全部堵住,巨大的热力管道把桥洞遮住了相当一部分。

如此,大贤村不被洪水淹没,才怪。如此,无辜的百姓不会逝去,才怪。

不过,暂时有点安宽慰人心的是,董晓宇明确表示:“我们将诚恳接受社会监督,积极配合省工作组工作,根据核查情况,该负什么责任,就负什么责任,该接受什么处理,就接受什么处理,该处理什么人,就处理什么人。”

客观而论,跟其他地方的一些面对舆情或灾难时一味做“缩头乌龟”,或只一门心思扑在歌功颂德上面的“官场油条”相比,作为邢台市长的董晓宇能公开亮相,并代表市委、市政府,向全社会诚恳道歉,以及表态会处理有关责任人,是值得可圈可点的。

然而,就逻辑和事实来讲,有时说归说,做归做。

实话实说,面对重大灾情或舆情,邢台某些层面的官方涉嫌隐瞒。

例如,据2016年7月24日《京华时报》报道,对于政府给出的解释,多位村民质疑称,7月19日凌晨3点开始,东川口水库区域就开始下大雨,水位不断上涨。政府部门如果及时告知七里河下游区域村民,东川口水库有可能发生溢流,应该能减少洪水造成的损失。村民怀疑,是政府没有及时监控到东川口水库溢流,才没能及时预警。

又如,有关新闻表明,7月20日,邢台市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王清飞在接受河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洪水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这样的表态激起了大贤村村民的不满。根据采访录像显示,在距离王清飞接受采访地点不足百米的地方,张二强家里的一对儿女就被洪水冲走,于21日和22日分别找到尸体,确认死亡。

多位村民证实,由于不满经济开发区“隐瞒”伤亡人数的行为,7月22日上午8点多,上百名村民做出了堵路行为。107国道与326省道邢台段因此交通瘫痪。为了劝说村民离开,王清飞来到现场,向村民下跪。在政府工作人员和警方的劝说下,村民于中午11点左右结束了堵路行为。

不可否认,邢台官方在救灾中的功劳也不小。其中可歌可涕的人或事也很多。但是,一个基本的逻辑是,功过不能相抵。

另外,不得不说的是,邢台洪灾舆情发酵,尤其是舆情爆发之后,某些疑似官方人士,或某些官方机构及有关人员,却通过各种渠道而想法设法地为邢台一定层面的官方“洗地”。同时,大量的相关网文或言论神秘地消失。这,尽管可以理解,但绝非一个真正对生命、对社会、对民族和对中国执政党高度负责任者,该有的行为或举动。

综合相关新闻报道和其它信源,谁都不难看出,在一定程度上,邢台某些层面的官方,十有八九存在隐瞒灾情和推卸责任的问题或可能。

实际上,古今中外的诸多事实一再地表明,隐瞒灾情和推卸责任是自作聪明。究其根本原因,实际上佛家早就讲得清清楚楚了,那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其实,在1965年9月29日,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长的陈毅元帅,于人民大会堂答中外记者问时亦阐述过这一道理。

特别是,2016年7月24日10时41分40秒,新华社发表题为《河北多地发生严重洪灾 王勇赶赴现场指导受灾群众安置工作》的文章。该文显示,受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委派,国务委员王勇代表党中央、国务院,率国务院有关部门于7月24日赶赴河北省,指导受灾群众安置工作。

上述新闻之所以用“指导”一词,自有其道理。然众所周知的是,然依照国务院的明确分工,王勇主要分管“监管”方面的工作。尤其是,当下由于邢台洪灾导致的舆情战火纷飞。换言之,怀抱两把尚方宝剑的副国级领导人王勇,此次到河北应该还肩负有其它的重任。

概而言之,笔者罗竖一认为,从有关新闻报道和其它信源来看,在此次洪灾中,邢台某些层面的官方,十有八九存在隐瞒灾情和推卸责任的问题或可能。至于“灾情统计、核实、上报不准确、不及时”之类的官方“最新”说法,在很大程度上依然难取信于民。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身为副国级的王勇既然怀抱两把尚方宝剑去了河北,那么其一定能依照党纪国法,督促有关方面立足客观事实,让董晓宇所讲的“根据核查情况,该负什么责任,就负什么责任,该接受什么处理,就接受什么处理,该处理什么人,就处理什么人”,一一落到实处;并且为“隐瞒灾情和推卸责任是自作聪明”之说,做一个很好的注释——助力中国社会的全面进步,以尽可能地造福于民,并更好地维护中国执政党的形象。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