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公信力的央视,说这钱白送都没人敢要
2016-07-03 15:43:55
  • 0
  • 266
  • 3028
  • 0

说央视白送钱是我异想天开,但是如果央视真的送钱,我敢说你收着也不爽快,你一定嘀咕:

“呀?咋回事儿呀?莫不是什么圈套吧?等我收下钱还不知道怎样收拾我哩!”

其实央视是有理由送钱的,因为他是“央视”!

央视是国企,国企属于全民企业,每一个中国人都是它的股东,我们分点儿“红”有啥子大惊小怪噻?!

同志们,我不说你们大伙儿都把这茬儿给忘了吧?因为一直以来央企都是人民养着的,人民哪敢指望它给分红啊!

打住。我今天说的还不是这层意思,我是说央视名声太臭,打它成立以来一直在说谎、行骗,如果有一天,哪怕有一次,说了实话,办了真事儿,也没人信它了;它的公信力一落到底,以后无论怎样做都没人信。

远的不说,就说雷洋案,明摆着吧?公安说谎,洗脚女证明,还有什么精子样品,现在哪儿去了?当时可谓言之凿凿,验尸证明一出来就子虚乌有了。

失去公信力,事儿不好办,据说我们的习主席颇为忧心,因为他曾经在一次会议上阐述过“塔西佗陷阱”:

“塔西佗陷阱”得名于古罗马时代的历史学家塔西佗,通俗地讲就是指当政府部门失去公信力时,无论说真话还是假话,做好事还是坏事,都会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这一定律在近年来的社会群体突发事件中有充分的体现。“塔西佗陷阱”得名于古罗马时代的历史学家塔西佗,就是指当公权力遭遇公信力危机时,无论发表什么言论,颁布什么样的政策,社会都会给以其负面评价。网络时代,对公共事件的处理稍有不慎,或者日常工作中出现疏漏,都有可能陷入此种恶性循环。当一个部门失去公信力时,无论他们说真话还是说假话,都会被认为是在说假话。

?重要,公信力

最近一位老哥坐卧不安,因为他关注了一件事:《求是》杂志有一期刊登过国资委的文章,说在上市央企董事会之上要设立某某组织,公司重大事情要经某组织研究决定之后,再由董事会和总经理讨论执行,据报道此决定已经在30多家企业得到落实。

老哥很希望有人关注这件事,特别希望深孚众望的专家学者们,比如吴敬琏茅于轼张维迎李稻葵等名家大腕出来说话。他说当初之所有出台《公司法》,其目的就是淡化某组织在企业里的作用,与市场经济接轨,与跨国公司接轨。因为如今对外开放了,中国企业必须摒弃计划经济规则,引进国际惯常做法,无论“走出去”还是“引进来”,才有人愿意与你发生关系,不然只能在“门里横”,永远发展不起来。事实上从90年代以来,我们不但出台了《公司法》,而且已经按照市场经济的规矩做了,许许多多海内外人士投资于央企,使它们中的一部分挤进了全球五百强行列。

然而时至今日重新在国企设立凌驾于董事会之上的组织,导致“权“责不合理分离,实际上等于否定了过去正确做法,等于把《公司法》给闲置起来。往后谁还愿意跟你打交道?谁还敢跟你打交道?无论做什么事情法律是底线,有法不依让看组织的眼色,然而组织的眼色是没有准头儿的,恐怕以后境外资本和民间资本会退避三舍的。

加入世贸组织不到20年,中国经济迅速跃升世界第二,根本的就是(内、外)与世界接轨,这与彼时领导人的开放观念分不开。现在走回头路,把已经淡化的某组织重新加强,等于失信于人。说轻了言而无信,说重了是不遵守法律,请问是不是自己走进了“塔西佗陷阱”?

要想当别人的导师,光自己懂还不行,还要身体力行,率先垂范。

尤其要懂得公信力是无价的:这是美国成功的法宝,也是津巴布韦、委内瑞拉等无赖国失败的原因。

关于违背《公司法》的任性做法如果不引起足够关注,中国人离哭(苦)的日子就不远了。

重要,公信力?

我老泉不是吹牛,远了不说,在我大半辈子生活、工作过的长陵集,我不拿一分钱,实际上我就是没有一分钱,明天可以竖起一座楼,你信也不信?有人说那是因为你的“人格”。我为什么会有“人格”,我的“人格”是我大半辈子诚信行为积淀的结果,因为我从来不失信于人。在我的大半辈子如果有一两件事情违约了,失信了,我就不敢在长陵集吹了。

同志们想一想,我老泉有私人宣传部吗?有弘扬我诚实守信价值观的报刊和教科书吗?我的门前并没有刷写我如何如何的大标语吧?那些都没用,关键在行为。如果不吭不哈的人骗人了,别人甚至还可以原谅;如果天天雷轰轰说自己如何如何诚实,结果进行骗人的勾当,人们反而不原谅。

有人成天这样那样,宣传显摆,结果呢,在“塔西佗陷阱”里。如果把“窑洞对”兑现,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兑现,把“共同富裕”兑现,把“为人民服务”兑现,那些电台了报纸了网络了全TMD不要,照样统治中国一万年!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