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评制点评若无呼格案巨贪冯志明成巨富
2016-08-03 05:13:53
  • 0
  • 0
  • 9

普评制点评若无呼格案巨贪冯志明成巨富

最近我发表的所有文章,都特别强调了下面这段话:

实事求是、辩证法、螺旋上升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的精髓。

曼德拉指出:

我反复提醒大家,解放斗争并不是一种反对任何一个团体或种族的战斗,而是反对一种压迫制度的斗争。

普评制认为,人类社会所犯的一切严重错误都是世袭官僚制、终身官僚制、科举官僚制、普选官僚制、委任官僚制所造成的。 换句话说,我们所反对的是世袭制、终身制、普选制和官僚制,而不是因为这些制度而犯错误的个人、团体或种族。这里面当然包括政党、执政党。而

一个科学合理的解决办法就是要实行真正负责任的民选民评制。也就是要把基层领导干部的评判罢免权交给被他们领导的普通群众——这样一种最带根本性的组织用人制度,也就是普评制,老百姓的普评制,而不是继续交给他们的上级领导。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毛主席所说的:

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而不是从个人或小集团的利益出发;向人民负责和向党的领导机关负责的一致性;这些就是我们的出发点。

《论联合政府》(一九四五年四月二十四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一零九五--一零九六页 只有这样

才能实现习近平关于推动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政治主张。当然,首先要用家庭联户代表制或者走婚登记制建成家庭命运共同体,然后,才能建成国家命运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

以上都是老生常谈,另外,还有一句老生常谈:

在老百姓没有评判罢免权的情况下,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有可能出、什么千奇百怪的事都有可能出,而且是层出不穷!

下面请看

若无“呼格案”,巨贪冯志明成巨富

周蓬安新浪个人认证 2016年08月1日

“呼格案”主办人冯志明今日受审]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冯志明担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赛罕区公安分局局长、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期间,为其他单位个人在房地产、餐饮娱乐经营等给予帮助,收受财物450余万元;侵吞公款、公物;非法持有枪支4支和子弹549发;对价值3400余万元财产不能说明来源。(8月1日《央视》)

先简单介绍一下“呼格案”。1996年4月9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毛纺厂年仅18周岁职工呼格吉勒图被认定为一起奸杀案凶手。案发61天后,法院判决呼格吉勒图死刑,并立即执行。2005年,被媒体称为“杀人恶魔”的内蒙古系列强奸杀人案凶手赵志红落网,赵交代该案为其所为。2014年12月15日,内蒙古高院再审判决呼格吉勒图无罪。

一个18岁的生命就这么戛然而止,而制造该惊天冤案的主办者,即时任新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的冯志明。现在看来或有因果关系的是,包括冯在内多位警官,因“迅速破获大案”获集体二等功,多数在此后还得到提拔。而最不可思议的,在1月31日公布的因“呼格案”被追责的27人名单里,竟无一人因刑讯逼供负刑责。除冯志明因涉嫌职务犯罪另案处理外,其余26人均获行政记过、党内严重警告等处分。对此,呼格母亲称:“有谁征求过我们的意见?这个结论,比没有结果更残忍。”

笔者曾撰文《官方咋向“呼格案”办案人员献大礼?》来痛斥当地政府公然包庇该案刑讯逼供当事人:对该错案负有责任的27人中,竟无一人承担法律责任,甚至无1人因此被降级使用。尤其突破文明社会道德底线的是,这些人当中就有多人因为“呼格吉勒图案”立功受奖,随后还得到提拔,而真相大白后,此前他们立功受奖、被提拔的待遇依然有效。这种如鸡毛掸子“打屁屁”的处理方式,对这些草菅人命的司法人员绝对起不到惩戒作用,客观上反而起到鼓励他们继续“蛮干”,引导其他司法人员“胆子再大一点”的目的。这种“错杀”不需负刑责的处理结果,必然会带来民众的不安。

而冯志明在制造“呼格案”之后,还曾制造过另一起令人至今仍疑惑的案件。冯志明在1988年担任新城公安局分局刑警队队长期间,因其传唤审查的犯罪嫌疑人在审讯室意外“触电身亡”。而冯志明分明是能人,其被免去刑警队队长职务4年后,竟升任呼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有意思的是,冯志明的百度百科栏所显示的主要成就为:1988年审讯一名疑犯,该疑犯非正常死亡;1996年制造呼格吉勒图冤案。

就是这么一个“烂仔”,却不仅不断得到提拔,还骗取了多项荣誉。从新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升任呼市公安局缉毒缉私支队支队长,然后是赛罕区副区长、公安分局党委书记、局长,呼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其间还获得全国劳动模范、内蒙古自治区十大特级民警,荣获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一等功等荣誉。

就是这么一名“荣誉等身”的公安局副局长,却轻松敛财近4000万甚至远超4000万。根据起诉书指控的内容,冯志明涉嫌受贿450余万元;对价值3400余万元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就已经是3850万元了,而他“侵吞公款、公物”涉嫌贪污犯罪,但没有涉案金额,极有可能又是“天量”。

很明显,公诉机关已认定冯志明涉嫌受贿罪、贪污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和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数罪并罚”后恐怕也不会判死。我就感到十分纳闷,第一项罪名就可以判处其死刑,而原本最有可能涉嫌刑讯逼供罪的冯志明已是“债多不愁”,何惧旧案重提,再加一个刑讯逼供罪?估计是一直关心冯志明的司法机关担心牵扯面太广,何况很多“呼格案”参与者已被提拔为领导干部。

而蹊跷的是,冯志明涉案金额高达近4000万之巨,却并非在“呼格案”发酵前被发现,而是在“真凶”赵志红落网近10年、内蒙古高院宣布呼格吉勒图无罪之后。因此,冯志明“落马”应该与“呼格案”密切相关。

从冯志明的百度百科看,2014年12月17日,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长冯志明被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带走调查。其因涉嫌玩忽职守、刑讯逼供、受贿等罪名,被内蒙古检察机关批捕。

而该信息源发布者、网易这条题为《呼格案专案组组长被带走调查》的消息,目前点击却是“404”。

2015年4月29日,标明来源于新华社的文章称: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纪委有关负责人29日向新华社记者介绍,当日有关呼格案专案组组长冯志明于上周被“双开”的消息不实。有关冯志明的处理结果,届时会及时向社会公布。

也就是说,冯志明此时并未进入司法程序,更有可能就是像学原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休假式治疗”。但即便如此,网上有关冯志明被查的消息仍隔三差五就会被提起。很明显,包括网易2014年12月17日所发的那条消息,其实显示的都是民意早就对冯志明判刑了。

冯志明终于走上被告席,算是顺应民意,也非常符合网络规律,即官员被“谣传”落马,官方辟谣或“中国式辟谣”,结果还是被抓。但担任地级市公安局副局长仅两年多时间的冯志明却能敛财近4000万甚至更多,还是超越了我的想象力。而令当地反腐机构蒙羞的是,如果没有“杀人恶魔”赵志红落网,如果没有新华社驻内蒙古记者站汤计的持续关注,如果“呼格案”未能持续发酵,如果内蒙古高院学河北高院处理“聂树斌案”那样一拖再拖,冯志明目前极有可能还在继续为人民服务,甚至还能得到进一步提拔。因此,如果没有“呼格案”,巨贪冯志明也就成“巨富”了,过几年退休后,也就过上“花不完钱”的富人生活了。

新闻链接:

呼格案主办人冯志明受审 3400余万财产来源不明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