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市市长面对灾情仅仅道歉就够了吗?
2016-07-25 10:03:02
  • 0
  • 1
  • 10
  • 0

邢台市市长面对灾情 仅仅道歉就够了吗?

清哲木

7月23日上午,邢台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邢台“7·19”洪灾灾情。截至7月23日9时,洪灾已造成25人死亡,13人失踪。当晚,邢台市长董晓宇在新闻发布会上道歉,称没能保护好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深感自责和内疚,将对这次抗洪中工作不力的责任人先停职、后调查。(7月24日《新京报》)

邢台市长的道歉,属于典型的“马后炮”,因为无论道歉多么真诚、多么深刻,始终无法挽回已经逝去的数十条生命。在灾难面前我们不需要“道歉”,我们需要每个人有尊严的活着,因为我们见多了来自官员的道歉仍无法阻止一些悲剧的发生,社会需要的不是官员一次次的道歉而是深刻的自省和铭记!当暴雨和洪峰一夜之间让邢台百姓遭遇灭顶之灾,人们无比的痛心,暴雨和洪峰致死百姓死亡的因素,固然有天灾,但是那些赤裸裸的“人祸”我们能掩饰在官员道歉的声音中吗?

暴雨后出现洪水理所当然,洪水形成洪峰也是常识,大堤垮了,大水瞬间就淹没了村庄,造成巨大灾难,“洪峰”是罪魁祸首,仿佛这一切都是天灾造成的,但是,想方设法的将整个灾情推给“天老爷”的时候,邢台有没有反思;老百姓依靠的是政府。信的不是“老天爷”信得是为政一方的领导,如果政府主要领导对抗洪抢险的思想认识不到位,物质准备不充分,对实际灾情的信息掌握的不准确,都会严重影响抗洪抢险工作的实际效果,而且会给党和国家与人民群众造成不应有的重大损失。官员与受灾百姓对跪和市长的道歉都不及平时对灾情做出科学判断和抗洪抢险的总体工作部署。

? 面对道歉的市长,和下跪的官员,灾情面我们不相信眼泪,我们更不能轻易要想着既往不咎,今天,我们一直强调勇于担当,那么,痛哭也好,道歉也好,下跪也罢,这不是意味着相关的责任已经一扫而光?如果所有的过错都能够一哭了之,道歉了结, 其结果想必不说地球人也都清楚了。我们不反对“且哭且道歉”,但是,我们更提倡“责任自负”与担当。

十八大后,党中央为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而采取了一个的重要举措即官员问责制,从“问责风暴”到问责机制的形成,推动了民主政治迈上一个新里程,我们不难从中央的决心和民众的热议中感受到了这种急切的呼唤!眼泪是真的吗?道歉有多少诚挚?我们宁愿相信他们是以诚恳的道歉方式接受监督求得全社会的谅解,但是责任意识不能被眼泪淹没。市长是城市治理的主体责任人,邢台市此次造成如此重大的死亡事故,也不是一句道歉就可以告慰死去的亡灵与活着的百姓。

如今,全球化时代,人们置身于一个国际化的“问责课堂”中,这个课堂塑造着大家的责任观和问责观。在西方国家,我们看到不少官员时常因为一些“小事”,便去向公众道歉或直接引咎辞职,而我国显见对其辖区内发生的重大事故,主动承担政治上和管理上的责任。即使威胁到老百姓的生命安全,相关负责人依然用道歉的方式与社会沟通,对此,哲木不禁要问;“是我们的生命、安全越来越低贱,还是官员们的位置越来越金贵?是我们的公众越来越坚强,还是我们某些官员越来越冷漠?面对汹涌民意,邢台启动追责,开发区主任等4人被停职,灾情之后邢台终于有所回应,4名“比芝麻还小的官”被停职,但这个结果如何抵得过25条生命之重?邢台市市长一句道歉就够了吗?若问责不彻底 则道歉又有何意义?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