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老牌高干俱乐部的神秘面纱
2016-07-25 07:06:21
  • 0
  • 11
  • 204
  • 0


杨尚昆当过20年的中办主任。他是建国后的第一任中办主任,也是任职最长的中办主任。杨尚昆有记日记的习惯。他去世后,中央文献出版社编辑出版了《杨尚昆日记》一书。杨尚昆在日记中多次提到一个地方——养蜂夹道。

?

附近的国家机关

?

北京有很多老地名,除非老北京,一般人都不知道。比如“小煤场”,萧陶问过很多人,他们都摇头说,没听说过。养蜂夹道当然也算一个。

?

文津楼

?

养蜂夹道是条胡同。它位于北京图书馆旧馆的西侧,北大妇幼医院的东边。明代,这里是皇帝养羊的地方。当然,除了羊,还养别的动物,后来以讹传讹,演变成羊蜂夹道,不知何时又从羊蜂夹道变成了养蜂夹道。1931年,北平图书馆新馆(今北京图书馆旧馆)开馆,为了纪念承德避暑山庄文津阁的《四库全书》入藏,养蜂夹道更名为文津街。不过,《杨尚昆日记》里所指的“养蜂夹道”并非文津街。

?

在文津街上有个高干俱乐部,设在文津街上13号大院内。内部人管它叫做“养蜂夹道”,杨尚昆当然也就这么叫。他隔三差五地就去那里,不是跟别的中央领导谈事,就是参加宴会,更多的是去消遣娱乐,有时还带孩子去。连理发他都去“养蜂夹道”。

?

文津街

?

“养蜂夹道”是一个功能齐备的会所,只为在京的副部级以上的领导干部服务。里面除了有正式的宴会厅外,有不少娱乐设施,比如室内游泳馆、网球场、乒乓球室、舞厅、电影室、棋牌室,还提供理发、洗澡、搓背、修脚等服务。

?

毛泽东、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曾在那里接待过来访的外国政要,比如赫鲁晓夫、金日成、胡志明等。在人民大会堂没建起来的时候,“养蜂夹道”承担举办国宴的任务。

?


邓小平在“养蜂夹道”打台球

?

不光杨尚昆喜欢去“养蜂夹道”,邓小平也是那里的常客。只要不出差,每个周末他都会去“养蜂夹道”,一呆就是一整天,有时打台球,但更多的时候是玩桥牌。他的牌友是固定的,当时有张致祥、万里、吴晗、王汉斌、王大明等人。聂卫平跟邓小平打桥牌是后来的事。邓小平在“养蜂夹道”打桥牌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小学生。除了张致祥外,其他几位都是北京市的干部。张致祥负责过开国大典,后来担任过文化部副部长、中联部副部长。王汉斌和王大明去“养蜂夹道”打牌的时候,一个是副局级,一个是副处级,后来王汉斌成为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大明当上北京市政协主席。

?

文革爆发后,“养蜂夹道”被说成是“裴多菲俱乐部”,“三家村”的黑据点。“裴多菲”暗指邓小平,吴晗是《三家村札记》的三位作者之一。“养蜂夹道”一度停业。1973年,邓小平复出,有人建议恢复高干俱乐部,邓小平不同意,于是把牌桌搬到他家里。

?

文津俱乐部去外地院校招聘员工

?

“养蜂夹道”究竟是何时恢复的,萧陶不得而知。不过,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萧陶曾去那里打过保龄球。那时,保龄球可是新鲜事物。如今,它隶属于中央办公厅老干部局,改称“文津俱乐部”。萧陶在网上找到一则新闻,去年文津俱乐部曾派人去河北张家口一所职业院校招工。这说明这所老牌的高干俱乐部至今依然还在营业,只是服务对象已转变成为离退休的老干部。

?

(萧陶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


萧陶微信公众号,扫描可关注,关注就有惊喜!


? ? ? ?


推荐阅读

为你揭开让美国人震惊的三个秘密(图)

【健康关注】延时喷剂有副作用吗?

【专家座谈】提高夫妻生活质量的几种方法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
附近的国家机关

?

北京有很多老地名,除非老北京,一般人都不知道。比如“小煤场”,萧陶问过很多人,他们都摇头说,没听说过。养蜂夹道当然也算一个。

?

文津楼

?

养蜂夹道是条胡同。它位于北京图书馆旧馆的西侧,北大妇幼医院的东边。明代,这里是皇帝养羊的地方。当然,除了羊,还养别的动物,后来以讹传讹,演变成羊蜂夹道,不知何时又从羊蜂夹道变成了养蜂夹道。1931年,北平图书馆新馆(今北京图书馆旧馆)开馆,为了纪念承德避暑山庄文津阁的《四库全书》入藏,养蜂夹道更名为文津街。不过,《杨尚昆日记》里所指的“养蜂夹道”并非文津街。

?

在文津街上有个高干俱乐部,设在文津街上13号大院内。内部人管它叫做“养蜂夹道”,杨尚昆当然也就这么叫。他隔三差五地就去那里,不是跟别的中央领导谈事,就是参加宴会,更多的是去消遣娱乐,有时还带孩子去。连理发他都去“养蜂夹道”。

?

文津街

?

“养蜂夹道”是一个功能齐备的会所,只为在京的副部级以上的领导干部服务。里面除了有正式的宴会厅外,有不少娱乐设施,比如室内游泳馆、网球场、乒乓球室、舞厅、电影室、棋牌室,还提供理发、洗澡、搓背、修脚等服务。

?

毛泽东、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曾在那里接待过来访的外国政要,比如赫鲁晓夫、金日成、胡志明等。在人民大会堂没建起来的时候,“养蜂夹道”承担举办国宴的任务。

?


邓小平在“养蜂夹道”打台球

?

不光杨尚昆喜欢去“养蜂夹道”,邓小平也是那里的常客。只要不出差,每个周末他都会去“养蜂夹道”,一呆就是一整天,有时打台球,但更多的时候是玩桥牌。他的牌友是固定的,当时有张致祥、万里、吴晗、王汉斌、王大明等人。聂卫平跟邓小平打桥牌是后来的事。邓小平在“养蜂夹道”打桥牌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小学生。除了张致祥外,其他几位都是北京市的干部。张致祥负责过开国大典,后来担任过文化部副部长、中联部副部长。王汉斌和王大明去“养蜂夹道”打牌的时候,一个是副局级,一个是副处级,后来王汉斌成为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大明当上北京市政协主席。

?

文革爆发后,“养蜂夹道”被说成是“裴多菲俱乐部”,“三家村”的黑据点。“裴多菲”暗指邓小平,吴晗是《三家村札记》的三位作者之一。“养蜂夹道”一度停业。1973年,邓小平复出,有人建议恢复高干俱乐部,邓小平不同意,于是把牌桌搬到他家里。

?

文津俱乐部去外地院校招聘员工

?

“养蜂夹道”究竟是何时恢复的,萧陶不得而知。不过,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萧陶曾去那里打过保龄球。那时,保龄球可是新鲜事物。如今,它隶属于中央办公厅老干部局,改称“文津俱乐部”。萧陶在网上找到一则新闻,去年文津俱乐部曾派人去河北张家口一所职业院校招工。这说明这所老牌的高干俱乐部至今依然还在营业,只是服务对象已转变成为离退休的老干部。

?

(萧陶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


萧陶微信公众号,扫描可关注,关注就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