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天都在为不变成流氓而挣扎
2016-06-26 16:52:28
  • 0
  • 452
  • 2266
  • 0

微信中流传找一段45分钟的对话录音,是网名叫“利哥”“大智”的两位人士谈杨恒均,我听了一下,结果越听我越迷茫,越听我越心冷,越听我越绝望。

?

这两位“利哥”和“大智”是在某个500人的微信群里对谈,从头到尾,两位几乎有一大半时间把我名字都搞错了,称呼我为“杨均恒”,而且,每次提到我名字的前面几乎是清一色的“狗屁”这类字眼,对话中充满了造谣、推测、人格侮辱与诬蔑。最令人惊讶的是,这两位在45分钟的对话中,几乎先后十次声明,他们其实根本不读“狗屁杨均恒”的文章,也认为年轻人一定不要读,要抵制,要拉黑,只有这样才能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民主。更离谱的是指责《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这篇文章是竭力丑化中国人素质、为当局背书的文章。

?

我迷茫,我心寒,我绝望,不是因为这么两个我根本不知道的人对我的批评、造谣、曲解和侮辱,而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追求民主自由法治的队伍中,竟然集中了这样一批不学无术、心胸狭隘、品格低劣的小流氓?!

?

你读不懂文章没有关系,没有时间读也不是问题,你受到了一两篇文章的误导而产生误会也可以解释,你忍不住偶尔怒发冲冠,骂我一两句,我也不会介意,可你这种造谣、诬蔑和辱骂,已近似赤裸裸的流氓言行,竟然是我在中国大陆传播这么久民主理念,连当权者都忍住而没有使用的卑鄙手法!竟然是在冠冕堂皇的民主大旗之下,我能不胆战心惊、不寒而栗?我再次忍不住反思:竟然同你这种流氓共同追求一个东西,我的选择是对的吗?那个东西真的值得我去追求?追求到手的时候,她还是我们都想要的?

?

我能理解,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碰上残暴的执政者,你只有比他更加残暴,才可以把他推翻;碰上流氓执政者,你只有比他更加流氓,才能让他知道流氓的厉害;碰上满嘴谎言的执政者,很可能你只能靠更加多的谎言(借助天启和神迹)才能让民众认清他们的真面目,于是我们看到,中国历史上,打败流氓的是更大的流氓,杀死暴君的往往是更加凶残的暴君,揭露撒谎者,正是更加会撒谎的人……

?

过去一百年有什么不同了?有,那就是当一个流氓打败另一个流氓时,他手里往往高举着公正公平与民主自由的大旗!时至今日,难道我们真的无法走出这种另类的恶性循环?反对民主的流氓和举着民主大旗的流氓都是流氓,唯一不同的,反对民主的流氓让我们向往民主,而举着民主大旗的流氓让大众远离他们所说的民主!

?

生活在中国不容易,生活在今天的中国更不轻松,不如人意的东西很多,每次看到那些垃圾人渣与脑残,我都忍不住开骂,但文字写出来贴出去,我都会很快删除,感觉到后悔。每次看到博客后面有读者称赞我“骂得好”的帖子时,我都会很紧张地反省一下自己,我是不是已经变成了和那些我骂的人一样的满嘴脏话?我每天都在为不变成流氓而挣扎!我承认在这个时代,这对于一个“嫉恶如仇”的人来说,真不容易。

?

但我们毕竟是有理想、有信念、有追求的,我们更应该“从善如流”。如果我们在追求公正公平与民主自由、在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在对付各种各样的流氓的征途上,把自己弄得像一个流氓一样,我们和他们真有那么大的区别?扯上民主自由公正公平的大旗,就可以“我是流氓我怕谁”?

?

一说到我们应该诚信、不撒谎,他们就说,统治者一直不诚信,每天都在撒谎;一说到我们应该理性、温文尔雅,至少做到不说脏话,不侮辱他人,他们就会说统治者一直都不理性,都在说脏话;一说到我们应该讲道理,他们就跳出来说,你咋不要求统治者讲道理?弄到最后,统治者不好的东西,他们都学到了,最终,他们几乎快把自己变成了自己反对的人。

?

你们也不想一下,大家都不傻,你权力还没有到手,就如此品格低劣、满嘴谎言、任意伤害他人,你一旦通过所谓民主的大旗夺到了权力,真比台上的人好吗?你以为大多数中国人连过去一百年,甚至七十年的历史都不记得了?

?

在某种时代和某种状态下,我们普通人可做的事并不是很多,如果累了,可以休息一下,如果怕了,可以躲一下,如果看不清前途,可以让理想再飞一会,但千万记住,在任何情况下,不要把自己变成你反对的人,更不要把自己变成一个对付流氓的流氓。心胸宽广、活得高贵,让所有的人看出你和他们的区别,就是对你理想和信念最好的呵护与追寻。

?

杨恒均??2016年6月26日

?

如果强烈同意此篇文章观点,请付费打赏(每人40元,限50人),谢谢: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