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章,适当地煽煽情就行了,别过头
2016-07-23 20:40:10
  • 0
  • 11
  • 89
  • 0

现在有一个比较不好的现象,那就是不管对与错,只要牵扯到了相关部门,网友们一概认为是错的;总之就一句话,相关部门做错事了是错,做对事了也是错,概括起来就三个字:老不信!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个人认为,主要是一些溜须拍马者或者是想用吹捧来获取好处者夸大其词的吹捧给搅和成这样的。网上一些溜须拍马者或者是想用吹捧来获取好处者只要事关相关部门,一律是想方设法地吹捧,对方如何舒服他如何吹捧,把对方的心理给挖到透透的,把对方给吹捧得腾云驾雾,迷迷糊糊、糊糊涂涂,结果,好处来了,轻者是利,重者名利双收,还能戴顶网评员的帽子,到处招摇撞骗,骗吃骗喝骗名骗利骗游骗玩捎带着骗点土特产。这品位,也太低了。

最近,全国许多地方都发洪水,因此造成了严重的水灾。7月10日上午,湖南省华容县新华垸发生重大管涌险情,红旗闸附近出现溃口。危机之际,十几辆满载麻石的卡车在大堤两边一字排开,以连车带石的方式驶入溃口堵住滚滚洪流。这群驾驶员被人们称为“卡车敢死队”。

这是一件真实的事情,视频我看了,我以人格保证绝对真实无误;同时,我也认为这是件正常的事情,是根据具体险情做出的正确决策。对于那些拉满麻石将车开入溃口的司机们,我是敬佩的,他们顾全大局的精神也是值得我们大家学习的。

像这样的事情,如果真实地去宣传,就是正能量的事情,能起到很好的教育作用;但有个别文人,或许是出于投机专营,或许是认知水平低,把一件好事、正常的事不顾逻辑地无限拔高,使用煽情的手法,愣是把正常的事给搞得不正常了,然后又回过头来,一本正经地指责别人不能正常地看待问题。

例如,有个非常知名的正能量网评员写的博文“那一脚最坚定的油门”,其中说到“这群“卡车敢死队”的成员并不隶属于任何一家公司或任何一个部门,他们在开上大堤之前,并不知道自己的爱车会一去不返,但接到指挥部命令之时,他们却毫不犹豫踩下了那一脚最坚定的油门。”不知道博文作者是否就在现场?是否全程参与了事情的决策?如果没有,何以会判断出司机们不知道自己的爱车将一去不返?何以不会是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爱车将一去不返反倒非常高兴这种一去不返呢?我个人认为博文作者的行文是不客观的,是随心所欲的感性所为,怎样动情怎样写,怎样煽情怎样写,结果就把正常的事情给搞得不正常了。这群普通司机在把车装满麻石开上大堤前或许不知道自己的爱车将一去不返,但在自己的爱车真的将要一去不返前是绝对知道这个结果的,在接到指挥部命令之时,一定是知道自己的爱车不会无偿地去堵溃口的,事后相关部门也一定会给予补偿的,因为这件事事先一定有过一个协商或承诺,所以那一脚最坚定的油门之所以坚定是正常的,如果那一脚最坚定的油门不坚定了才是不正常的;如果这件事事先并没有一个协商或承诺,那一脚最坚定的油门之所以坚定了就不正常了,只有那一脚最坚定的油门不坚定了才是正常的。人之常情嘛!

事实证明,这是一种临时征用,只要是征用,基本上都不会是无偿的,事后,华容县政府就征用补偿与16位司机达成一致。其实这件事,恰如其分地去描述就已经很感人了,何必要不顾逻辑无限地拔高、煽情?从常理上来讲,如果没人指挥,没人协商,这些司机或许是谁忙谁的事,怎么就集中到了一起?如果没人指挥、没有协商,何以会如此有序地一辆接着一辆,在卡车即将进入溃口时,司机腰里拴着绳子从车上跳下来?如果没人指挥、没有协商,十六位司机觉悟都是同样的高,都是“那一脚最坚定的油门”?如果没人指挥、没有协商,司机们开的车难道不是自己的,是专门来堵溃口的?

因为无限拔高,把正常的事搞得不正常了,拔高者又反转头来,开始高大上地指责、批评和教育正常看事情的人,什么“网上总有人阴阳怪气,‘发国难财’、‘都是当官的作秀和事后敛财罢了’、‘用个报废车骗取国家的高额赔赏’等等yabo88娱乐层层叠叠,如同一股寒风冷了“卡车敢死队”勇士们的心”;“卡车有价,生命无价。生命是金钱买不回来的。260万的赔偿,这钱花得值。不能让做好事气亏。为国家做出贡献的,国家当然不应该亏待他们”等等。

这是自设前提,自己yabo88娱乐,自己出题,自己回答;事实上,如果事前有个恰如其分的新闻报道,事后哪里会有这么多的奇谈怪论?事后没有了这么多的奇谈怪论,正能量的网评员干什么去?为了自己有事干,就先挖一个坑,哄着人跳,然后再行yabo88娱乐;这等伎俩,也太凹了一点。

现在网上有个最大的矛盾,就是读文章的清清楚楚,写文章的糊里糊涂。读者全都醒了,作者还在那里装睡。

关于“卡车敢死队”的事,究竟是如何决策的,一定有个过程,一定有个真相,如果事后证明事情并不像正能量网评员yabo88娱乐的那样,相关部门的诚信不就又让此类yabo88娱乐员给搞没了一点?长期如此,相关部门的诚信哪里经得住他们如此糟蹋?事实上,相关部门从来也没宣传司机们是自发的、是自觉自愿不要任何报酬地把自己的爱车沉入溃口堵管涌的;例如华容县防汛办主任张志宏在接受采访时说:都是老百姓的车,临时征集的社会车辆。《防洪法》规定,在防汛紧急期,地方政府有权调用、征用所有的物资、车辆。这些车,都是交通部门在他们行驶途中要求停下,说出现了溃岸险情,你去抢险。

我们可以顺着张志宏的话来思索,司机们听到让去抢险,肯定得问到哪里抢险?如何抢险?有报酬还是没报酬?毕竟如那位网评员说的,这些司机及家庭都是靠这个车辆吃饭的,基于此,相关部门也一定会给司机们一个说法。

关于“卡车敢死队”的事,也就这样了,只要符合逻辑就好。

说完这事,再给大家讲个与“卡车敢死队”没有关联的故事。

这是一个20多年前的老故事。

小王忽然接到了一个报案,报案者说自己营运的解放牌卡车摔入牦牛沟一百多米深的山崖下了,请保险公司速来查验、验损。接到报案后,小王和另外一名员工立即赶往出事地点,看到一辆解放牌卡车掉到山崖下面;经查验、验损,该车辆已经彻底报废了。根据保险合同,那位解放牌卡车的车主得到了保险公司三万多元的赔偿。

一辆卡车才赔三万多元?其实,能陪三万多元对卡车司机来讲已经是烧高香了。

那是辆老解放,标槽的,现在的年轻人肯定不知道它的模样,不过看看雷锋精心保养车辆的照片,就知道它究竟长的是什么模样了,因为雷锋没牺牲前,开的就是一辆老解放牌卡车。

这事过了许久以后,小王陪着爱人回山里面的岳父家,喝了点酒后,便跟岳父闲聊起来,岳父说:“现在的人就是怪,你说好好地汽车,人家咋就给撬到山崖下面去了?”小王想起了去年赔付的那个老解放牌卡车案,随口答道:“很正常,开车嘛,哪能不出意外!”岳父说:“不是开下去的,是撬下去的。”于是,小王的岳父就详细地说起事请来了:“去年秋天的时候,我到牦牛沟里去荡羊(荡羊,这个词多形象,就是人随着羊儿漫无目标、随心所欲地荡漾),看到一个司机,把车停在了崖边,然后下了车,拿着根大棍子,在汽车的轮子下撬着,那个汽车就轰隆隆地跌到崖下头了。”小王一听大惊,忙问时间和地点,恰好和已经赔付了的那辆解放牌卡车案相符。从岳父家回到城里,小王立即给领导汇报了情况,领导安排小王立即向公安局报案,请求公安部门调查。最后,经过公安部门的侦破,那个卡车司机的确是骗保,卡车司机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也供认不讳。

那个司机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那年头,汽车运输除了要烧油外,还要按年交纳一定数额的养路费,只要你购置了车辆,跑与不跑是你的事,但国家的养路费是一定要交纳的。有货并能及时结上运费,自然是没说的,只是有很多的司机找不到活,也及时结不上运费,结果经营上就出了问题,交不上养路费不说,自己还不停地在赔钱。这个骗保案的司机就属于这种情况。

现在和过去相比,汽车是越造越多,运载力是越来越大,而且早已不交养路费了,早已开始实行燃油税了,烧油就上税,上国道就交过路费,不烧油、不上国道就没有多少费用。就当前的运输市场来讲,究竟景气不景气,这个不知道;买了卡车挣钱不挣钱,这个也不知道;所能知道的是,一男一女由陌生人领一张纸成两口子了,睡一张床了,但也有闹不团结的,三天两头地闹离婚,搞得日子也过不下去了。两口子日子过不下去了咋办?离婚呗!合情合理合法;这买了汽车要是经营不下去赔钱怎么办?正常情况是愿赌服输,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不正常的情况就是像前面说的那个老解放牌卡车司机一样,骗保!

大家都知道的是,个人骗保,那是犯罪。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