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无道:上帝也救不了水患
2016-07-08 10:19:56
  • 0
  • 228
  • 5804
  • 0

邦无道:上帝也救不了水患

文/羽谈飞

?

? ? 水灾,震灾,火灾,泥灾,旱灾,腐灾,骗灾,无论什么灾,只要到了这块土地,这国一概束手无策。每经历一次灾害之后,不但不能积累起任何防灾抢灾救灾的有效经验和措施,反而徒增说不完的笑饵,这是为何?

? ? 邦无道,百政悖驰,万物皆逆焉。当一个国家的政治失去敬畏天地人道的信仰时,则百政凋敝失序,从而导致各种事物都将成为贻害人间的灾难。西方人说,感恩上帝,就会给人以无穷力量,从而创造世间万物以让生活更美好。其实,这与老子“道法自然而生万物”的主张是异曲同工的。总之,两者都告诉我们一个真理,每个人尤其是一个国家的政治必须心怀对天地人道的敬畏,则一切才会自然变得通达顺畅,否则,上帝也会一筹莫展。

? ? 这几天华中大地正闹水情,但我却特别漠然置之。在我看来,别说一次水灾,就是千百次水灾,也不如百官腐败的政治灾难更遗祸中华。自然灾难最多威胁人的生命,政治灾难则摧毁人的尊严。生命与尊严孰重孰轻?我看呀,与其卑贱而生,还不如顺天而去。如果灾区百姓活着也是等着被强拆、被截访、被莆田、被代表、被雷洋、被强传、被地沟油、被毒疫苗、被百般蹂躏,还活个毛呀。好像这里要被骂死。

? ? 灾不可预但可防,因此,有天灾未必有人难。尤其像水患、地震、台风等重复性和区域性的可预设性灾难,完全是可以将其祸害生命财产的概率降到最低,这主要是考验人的作为程度。凡是灾害导致了灾难,毫无疑问,基本都是源于人祸,而人祸无一例外不源于政祸。因此,治灾必先治人,治人必先治政。一旦治政失道,则一个国家各个行业每天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灾难。譬如今天的教育、医疗、金融、司法等哪一个行业不是远比天灾更甚的灾害?教育全都培养的是雷洋和邢永瑞之流,医疗明里暗里无一不是莆田的阴损,金融线上线下无一不是陷阱,司法是专门制造千万访民告状无门的幕后推手,还有啥行业不是灾害?地产、矿业、工程等等,全都是鼠蛇一窝地制造天灾人祸的恐怖基地。只要政治是豆腐渣工程,毋庸置疑,则所有行业必然是王八蛋工程,你还想长江堤防能挡水么?笑死人呢。

? ? 治政无法,则每次救灾就成了世界笑话。从上到下的领导全都玩现场摆拍,凭什么冲在一线的苦逼不给你秀泥水馒头?为什么要摆拍?只不过想以最小代价支付获得完美的政治形象,从而为谋取最大政治利益铺垫声誉口碑而已。玩摆拍玩得最成功的当属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大禹治水了,果不其然,他这一摆拍就获得了舜的禅让,但禅让制到了大禹手上,他就不再禅让了,他却把帝位传给自己的儿子,从而开创三千多年的世袭王朝历史。但大禹那个时候没有照相机更没有互联网,三过家门的事儿究竟有没有都不重要,他只须下令口口相传到舜的耳朵就行了。事实上,舜也没有必要在乎大禹是否三过家门而不入,他也只要一个看起来很具有群众口碑的政治人物形象击鼓传花就行。正因为如此,几千年的中华治水史不但没有根治百姓的生命财产之患,反而成了大小官吏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场悲情表演。据说望星空当年就是因为98治水秀得好一夜成名,怪不得后来的“多难兴邦”也把劳资们感动得泪眼汪汪。

? ? 有人说,上马三峡大坝是长江水患之祸根。其实,我还真不这么看。修不修三峡工程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在于是谁来修谁来管谁来运营,这个才是要命的。如果是美国人日本人修三峡大坝,我们所担忧的问题可能都不是问题。譬如同样是建垃圾焚烧场、PTT工厂,很多国家都是建在离居民区不远处,怎么别人就那么安全呢?也没听说市民要上街抗议呢?譬如巴拿马运河也属于逆天工程,为啥就没有造成什么灾难呢?大坝工程是死的,但人是活的,凡是大坝不能解决的问题,人总是有办法解决的,三峡大坝的主要问题是配套工程和派生工程没有当回事,其中最大症结在于每一分钱没有花在刀口上。如果仔细查一查染指三峡工程项目的老虎苍蝇,定能摆拍出第二个三峡工程来。一句话,这三峡工程修还是不修,钱都不会用于社保医保,百姓面临的灾难隐患一样不少,官员二奶小三照样天天搞。你想想,数百亿的现代城市排水工程还不如宋代石匠排水系统管用,这与多一个少一个三峡大坝有啥关系?李冰父子当年修都江堰也是霸王硬上弓,但为啥就成了流芳百世的千古工程呢?关键是否认真在干事儿。

? ? 但如果你说这国千百万官吏不能干事儿,那你又错了,凡是维稳防民的工程都是精雕细琢一丝不苟,并且每个细枝末节都没有摆拍作秀。这个真的特别神奇。一个简单的雷洋案硬生生就被他们搞成了葫芦案,但他们又能将所有敏感网言清理成白板。说说,面对这群王八蛋,上帝该怎么办?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